流奂

all叶纯食党。日常摸鱼。废。

Sinking(二)

ooc,有病。
肖叶√
伪未来星际背景√
填坑,机甲维修师与他的人鱼。

【上】

  
  Chapter3
  
          寻找人鱼的计划就这么夭折,一行人败兴而归。当然,除了暗搓搓背叛组织拐走人鱼的隐藏人生赢家肖时钦。
  
         归程途中,众人皆是兴致不高,蔫头耷脑,就连黄少天都反常地话少许多。恩,相对而言。
  
          然而,肖时钦面上的几分郁色也并不全是为了统一画风演出来的。小人鱼近来几日,虽犹在沉睡,但眉头紧皱,睡得并不安稳,越发蔫蔫的,泡泡不吐了,尾巴不摇晃了,身子也透明起来,若隐若现。
  
          整个鱼就瘫在他手上,仿佛一条死鱼。
  
          肖时钦对此忧心忡忡,想着是不是离人鱼的母星越来越远,水土不服或是别的什么反应。
  
           主要是,对于人鱼这个古老又神秘的种族,远古人类了解不深,如今遗失文明的新人类更是对其所知贫瘠。
  
           二十五世纪,人类濒临灭绝,资源急剧匮乏,灾祸频生,经自然选择的筛选只剩下激发了异能体质精神均得到进化的新新人类。那些人类聚集在一起,组成了如今的联盟的前身,人类再临辉煌,科技技术突飞猛进,只苦于能源不足难以完全施展,直至人类发现了某偏僻星球的矿源,并大肆开采。现如今,人类对能源的需求仍在不断增加,如同无底洞一般,贪婪索求,无穷无尽。
  
           由此,也有了他们这支小队。传说人鱼掌握了海洋能源,所以人鱼往往长生不死,海洋之浩瀚,能源之永恒,如同莫大隐秘的宝藏,教人生出无限欲望。但这到底只是虚无缥缈的传闻, 毕竟许多野心勃勃的开拓家探险家,也曾名动一时 ,却都在去追寻人鱼的星际航行中销声匿迹,不知是葬于深海,还是迷失于乱流缝隙。
  
          故而现今已鲜有人愿意冒险穿过时空乱流来到偏远的第八星系,只为寻找那书上语焉不详寥寥几笔的人鱼踪影。
  
          只是相较于去附近某些弱小星球如同强盗一般烧杀抢掠,夺取能源,这种安全系数高的好差事。他们小队的人都宁愿吃力不讨好,去追寻那个虚无缥缈的远古存在,用某不愿透露姓名方姓男子话说,就是人鱼好歹很养眼不是,而且被人鱼相中了说不定就哎嘿嘿...
  
         虽然现在,方姓男子的美梦早已破碎,他沮丧得连和黄少天拌嘴的力气都无,缩在角落十分失落。全然不知“美梦”早已被人家捷足先登。
  
          “妍琦,人鱼的资料给我看一下。”肖时钦现已无暇顾及同伴心情,全身心挂在了小人鱼身上,担忧焦虑得很。
         
        戴妍琦把资料递给他:“队长,唉,都回程了,看来我们和人鱼真的无缘,还是放弃吧。”
  
        肖时钦一手捧着小人鱼,嘴唇动了动,不知出于什么隐秘心理,还是什么也没说,就只是笑了笑。
       
         “哈我说队长,你这手抽筋都两天了,还没好呢?”
  
          “恩,估计是后遗症吧,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肖时钦无奈。
  
          “哈哈哈哈什么鬼哟。”
  
         ......
  
  
         “鱼尾人身,性淫嗜血,多形貌昳丽,泣泪成珠,善蛊惑人心。”
     
           说是资料,其实也就一面,寥寥几句话便再无其他。
  
          肖时钦鲜少地感到棘手起来,比从前修理过的再破碎的机甲都要麻烦,摸不到半点头绪,他看着蔫蔫的小人鱼,心头的焦虑火烧火燎。
  
         这厢他犹自苦恼,那头黄少天便又开始作妖。方锐犹自陷入失恋不搭理他,其余几人更是冷漠异常,黄少天委委屈屈在那自言自语,还被喻文州给了个封条,直接剥夺说话权利。
  
         黄少天生气了,有小情绪了,于是居然就去撩飞船上的唯一一个非人生物去了——作装饰用的,水缸里的锦鲤。
       
         黄少天撕下封条,同那条锦鲤一诉衷肠,颇有遇见知己,一见如故之感。
         “小红啊小红,你说那人鱼怎么就没个影呢,对了你知道人鱼吗,你认识人鱼吧。你们都有个鱼字,说不定你祖宗辈就是人鱼呢是吧?都是水里的嘛应该差不多是吧你说是不是...”
  
        “少天,这锦鲤可不是什么好相与的,不同远古时代,它是经过变异然后人工培养的,性子凶残着呢。”喻文州含笑的声音从飞船音响处传来。
      
       戴妍琦也笑道:“黄少你可悠着点,别撩鱼不成,把鱼惹毛了反咬你一口。”
  
      悼念自己还没开始就结束的旷世人鱼恋情的方锐在一旁插嘴:“烦死这货了,咬咬咬,小红可劲儿咬,咬死算我的。”
  
      黄少天翻了个白眼:“你们就是嫉妒我和小红这么亲密,我的小红可温顺了。”说罢继续深情凝视锦鲤:“小红啊,不理那些心怀嫉妒丑恶嘴脸的人类,我们继续哈,那你和人鱼会不会是亲戚啊?我去哇啊啊啊!”
  
      黄少天嗷呜叫了一声,吓得屁滚尿流。却是“温顺的小红”终于忍无可忍,以气吞山河之势直接跳出了鱼缸,露出血盆大口,差点咬掉黄少天半边头发,威猛霸气异常。
      险些沦为阴阳头的黄少天直接交了闪现,飞一般躲了刚刚还相亲相爱的小红好几米远。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众人哄堂大笑。
  
     方锐悲悯地看了一眼:“善哉善哉,人鱼恋终是殊途,小红如此清醒,黄施主还请快快醒悟。”
  
      肖时钦也是忍俊不禁。
     
      见跳出鱼缸的小红在地上乱蹦了一会,始终够不到黄少天那边,终于偃旗息鼓,然后似是想要蹦回鱼缸里,结果蹦不动了又,它于是瘫在了地上。
  
      简直是令人窒息的操作。
  
       一如手中的小人鱼。十分标准的咸鱼躺姿。
  
      肖时钦默了一会,过去把小红放回鱼缸里,见它马上又恢复成优雅温顺的模样,悠哉悠哉地在水中游。
  
        心中忽然闪过一个荒谬又现实的念头。
  
        他的叶修,是不是缺水了?

  Chapter4
  
     蔫了吧唧的小人鱼一回到水中,血量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噌噌回涨,烟红的鱼尾又开始悠哉地晃荡起来,如一抹美丽的烟霞映照在水中,随波纹微漾。
  
        肖时钦心情复杂,他差点就把一条传说中的人鱼给渴死了,变成咸鱼干。
        要是这么一失足成千古恨,他简直就是历史的罪人,绝对要悔恨终生。
  
        小红似乎感觉到了自己的地盘被异族入侵,从栖息着的角落起身,打量般过来绕着叶修游了几圈。
  
         刚松了一口气的肖时钦:叶修不会被这凶残暴力的鱼给欺负吧!
  
         正打算爆手速把叶修给捞起来之时,小人鱼这几天来第一次睁开了眼。
     
          黑珍珠一般湿润的眼,懵懂而透彻。正直直与他对上。
          肖时钦愣了愣,便看见小人鱼绽开一个笑容,甜甜软软的,宛如向阳花般灿烂,却又不过分耀眼,直戳人心。他不自觉也唇角微弯,心中有一处地方柔软地塌陷。
  
         小红不甘被无视,似乎想用尾巴撩一下小人鱼,被叶修敏捷地避开。
  
         叶修看了一眼锦鲤,轻描淡写,但微昂的小下巴却莫名透露出一种嘲讽的意味,十分欠抽。与方才那只笑得甜甜的小天使判若两鱼。肖时钦却捂住胸口,竟觉得有些意外地反差萌。
       
        只是有些担忧小红会不会恼羞成怒,然后更加变本加厉地欺负看起来就没什么战斗力的小人鱼。他开始思考去哪给叶修再单独找个鱼缸来。
  
       然而很快事实就告诉了肖时钦一句古谚语,人不可貌相——鱼也是一样。适才生猛凶悍的锦鲤突然打了个激灵一般,黯然委屈地游回了自己的角落,团在那里瑟瑟发抖,犹如一个被恶毒婆婆欺压的小媳妇,霸道地主剥削的老百姓。
  
        恍若受到了来自洪荒怪兽本源之力的震慑!
  
         叶修这才收回了死亡凝视,像个没事鱼一般,不知有意无意,还游去小红的角落那边晃悠,小红吓得又往里缩了缩,缩得都快不成个鱼样了。
        小人鱼似乎有点沮丧,没人玩的小可怜样游回来,继续仰着脸傻白甜地朝肖时钦笑,还吐了几个泡泡。
         简直完美隐藏了自己混世大魔王的鱼设。
        
         肖时钦看得懵圈,本能感觉到自己对他的小人鱼认知上仿佛还存在着什么误解。很快又被叶修的笑容击中红心,什么都抛到了脑后,只忍不住想伸出手戳一戳叶修婴儿肥的小脸,摸一摸其看上去就很柔软的头发。
  
         浑然不知自己笑得有多么荡漾,简直周身都充斥满了粉红泡泡。
        
         放在其他人眼中就是他捧着鱼缸在那里一脸温柔缱绻地傻乐,宛如中了邪,可以说是十分崩平常冷静自持的机甲维修大师的人设了。
        
         围观众人:......
  
         戴妍琦:“队长...??”
  
         黄少天:“肖时钦,你是不是想泡我的小红?!”
         
         方锐:“啊,小红,真是红颜祸水啊红颜祸水。昔日兄弟反目,竟是为了一条鱼!究竟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且听,小方下回分解!”
  
          肖时钦:......我不是,我没有。

   

评论(4)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