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奂

all叶纯食党。日常摸鱼。废。

蛛网【黄叶】

  ooc有,bug有。
        强行点题,没有文笔。
        以及我已经不认识pk这两个字母了...
  迟来的生贺?
  
  
  一.
  
  黄少天和叶修关系好,是全联盟公认的。
  但,也只是大家公认的,纯友谊。
  
  毕竟这年头,关系太好的朋友,知根知底互相嫌弃,真是没有半分暧昧旖旎,好得就差穿一条裤子,但离那个最亲密的恋人关系之间,却仿佛横亘着一条摸不着也跨不过的天河。
  
  曾经的黄少天,也一度以为他和叶修只是最好的朋友,深深代入角色之中无法自拔,对自己心中某些隐秘的牵动从来视而不见,深埋心底。
  
  也许是潜意识地觉得龌龊,不愿其染指了自己与叶修的那份纯粹友谊。
  
  剑圣大大虽然话多,但并不代表就是个脑子里装满气泡的傻子,恰恰相反,作为机会主义者的他拥有着极为敏锐的观察力。所以,联盟里的一些弯逼对于叶修的觊觎之心,他看得很是清楚。还一度不明白叶修这个嘴毒嘲讽的死宅男怎么会那么吸引同性,对其大肆嘲笑过好几次,差点被叶修翻着白眼直接拉黑掉。
  
  他那时是真的不明白,想着那些人莫不是玩游戏太久全都瞎了眼,放着联盟的女神们不去追,也是口味清奇。而他看着那些人借着各种由头明里暗里讨好叶修,打着朋友的幌子却想泡人家,很是虚伪,十分看不上那种卑鄙行为,更是莫名为自己和叶修的纯洁友谊感到自豪,觉着十分高尚,沾沾自喜许久,就差给自己搬个最佳兄弟的奖。
  
  然而,人浪自有天收,黄少天被自己打了脸,清脆响亮,痛彻心扉。
  
  他发现,原来自己才是最卑鄙的那个,连自己都可以骗过。
  
  二.
  
  纯洁的友谊是什么时候开始一点点变质的呢?
  
  或许是以往被黄少天所刻意忽略的那些一闪而过微不足道的念头,原以为被弃在角落蒙了灰尘,不经意间却早已织就了一张大网,成了贪婪与欲望的漩涡,而他身在其中,步步沦陷,而不自知。
  
  都说人与人之间处得越久,就会越放大彼此的缺点,就像叶修受不了黄少天没完没了叨叨絮絮的烦,每天说着再吵就拉黑他。黄少天也觉得这家伙简直浑身上下写着嘲讽,朋友简直没得做,却偏偏每天都要去找他,即使有比赛打完累得很,也要在企鹅上敲叶修问一句自己表现得怎么样是不是被帅到了。
  
  有一天叶修像是被烦得实在受不了了,开玩笑似的说了句:哎我说少天,你是不是也喜欢我啊?
  
  黄少天鲜少地愣了一下,霎时间千回百转的纷乱心思一齐上涌,又悉数隐退,如同平静无波的海面忽然掀起惊涛骇浪,怒吼拍打堤岸,大脑居然空白了一瞬。
  
  不给他反应的机会,很快又刷出了一条信息:啧啧,不如弃了你的蓝雨庙来咱们兴欣发展呗,我可以考虑一下。
  
  黄少天这才醒了神,手指动作飞快地照常怼了回去:我靠靠靠靠靠???你个臭不要脸的谁喜欢你啊!!就自个在那自我膨胀吧本剑圣大大才不会去你们兴欣的生是蓝雨的人死是蓝雨的鬼你就慢慢想吧!
  
  叶修:呵呵,不愧是蓝雨的剑与诅咒啊。手残这一手玩得不错。
  
  黄少天反应了两秒,几乎没过脑子就一顿狂敲乱打:喂喂喂老叶你乱想什么呢,我和队长可是纯洁的队友情谊!还有你说谁手残呢,你好意思吗你,上次我们队长帮你研究诛仙战队差点通宵好不好,你个忘恩负义的。
  
  叶修那边似乎顿了下,然后才回过来:想不到文州对哥也是一往情深,哥魅力这么大的么。
  
  黄少天心里闪过一丝后悔,觉得自己大概是把队长卖了:哇我去叶修你要点脸吧行不行我求求你了?!
  
  叶修:文州的话,倒也挺好。
  
  黄少天心中的悔意忽然开了闸一般一泻千里,他仿佛清楚地听见一个机械女声在耳边响起:叮!恭喜获得最佳助攻成就。
  
  那是心碎的声音。
  
  来不及理清楚心中繁杂思绪,黄少天噼里啪啦又是一顿猛敲,似乎要把键盘给敲坏:我靠靠靠靠叶修你别给自己加这么多戏啊啊啊你又不是万人迷你瞅瞅就你那嘲讽脸下垂眼老烟枪还有你那小肚子不能更宅男了好吧你实话实说你是不是给人下了什么迷魂药才把别人迷得晕头转向的啊你说说说说!
  
  叶修却没了搭理他的兴致:下本去了。
  
  若放在以往,黄少天肯定要一阵死缠烂打,说下什么本啊有前途吗快来和本少PKPKPKPK。而此刻他的手搭在键盘上,却一动没动。
  
  那些仿佛是泄愤的话,却似乎是真正发自内心的。
  
  说来也奇怪,叶修这人虽然总是一脸嘲讽,但皮相的确生得不差,微微下垂的眼眸抬起看你时,总是有一种糅杂混合着的天真无辜的意味,教人心脏直跳。那双眸子里,星光璀璨,波光粼粼。
  
  线条姣好的唇微启间,烟雾缭绕,指间半明半昧的火光。难以言说的诱惑迷人。
  
  再往下,是延伸进宽松T恤内的锁骨线条,优美而深刻。还有黄少天曾经掀起过惊鸿一瞥的小肚子,白白嫩嫩,看起来软软的,十分好摸的样子,与这个人的性格像是十分不相符,却又意外得一点也不违和。
  
  叶修这个人性格说不上好,惯常嘲讽毒舌,臭不要脸没下限,看起来好拿捏柔软,实则强大又无谓,性子直得很,从来不喜欢拐弯抹角,有什么说什么,不懂得委婉。
        所以他这一路走来,从战无不胜的斗神被打成了独断专行的独裁者,从辉煌坠入低谷,被所付出作为后盾的战队排挤冷落扫地出门,而他不曾抱怨半句,委屈与辛苦全打落牙齿和着血吞下肚,然后一步一步,带领草根战队,重回荣耀之巅。
  
  他是荣耀之神,一直以来,当之无愧。黄少天还是个初出茅庐的新手时便一直憧憬崇敬于斗神一叶之秋的强大,心怀敬畏。而现如今,他却觉得荣耀之神是只竖着浑身尖刺的刺猬,那么让人心疼,心疼得就算冒着被尖刺所扎,也想要去紧紧搂住这只刺猬,让他不再受半点苦,被半丝寒凉所侵。
  
  黄少天看着屏幕上叶修两个字,轻声在心里道:“你到底给我下了什么迷魂药啊,混蛋。”
  
  然后他勾起唇,无奈又释然地笑开。
  丝丝缕缕的情愫早已织成了层层密密的蛛网,把他抓捕笼罩,无以逃脱。
  
  卑劣的,隐晦的,深埋于心底的。所有见不得人的心思重见天日,在阳光下发酵,如疯长的野草缠绕,终于一发不可收拾。
  
  这一次,他黄少天,真是彻彻底底地栽了。

  三.

  明白了自个心思后,却并没有让黄少天好过多少。曾经引以为傲的全联盟关系最好,也成了两人间无法更进一步的枷锁。

  有时看着联盟里那些人对叶修的各种撩与暧昧,包括自家队长,黄少天只能隐晦地用比平常还多了一倍的文字泡来刷屏,以表示心中熊熊燃烧的怒火。然后往往,是以被叶修或韩文清禁言而告终。黄少天,那一刻,可以说是感到了无以名状的憋屈和委屈。

  有一种自个媳妇儿与野男人秀恩爱还回踩自己一脚的悲伤。

  他却不能说,也没有立场去说。否则,只怕叶修知道了他的心思,非但没能修成正果,还连朋友都没得做。

  于是剑圣大大更加热衷于日常骚扰叶修,美名其曰屈尊当陪练锻炼老年人手速,实则是不想给叶修与荣耀女神之外的任何家伙趁虚而入的时间。

  就像一只守着宝藏的恶龙,即使无法将其彻底占为己有,但却不愿给任何人觊觎它的珍宝的机会。

  日子就这么在纠结与憋屈之中慢慢流逝,黄少天甚至都开始安慰自己,就这么下去,以朋友的身份,陪他一起走下去,倒也不错。

  叶修却又开始整幺蛾子了。

  这一天,叶修荣耀居然没有上线。黄少天觉得反常,瞬时有点慌,觉着是不是哪个情敌线上撩不够,直接线下骚扰去了。他对叶修的企鹅开始狂轰滥炸。

  “喂喂老叶你今天怎么不在线啊?出来出来和我PKPKPKPKPKPK....”

  “叶修出来PKPKPKPKPK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说你是不是手伤了还是怎么了还是突然发现状态下滑不敢和本剑圣大大PK?没关系啦我不会笑话你的,老年人难免吗总有那么几天balablabla......”
  
  半个小时过去了,两个小时过去了,没有任何回话。

  黄少天几乎就要订机票去抓人的时候,窗口终于抖动了一下。他心下雀跃,嘴里念叨着给我个解释我就原谅你。

  却看见了叶修吝啬的五个字:少天,你好烦。

  饶是黄少天,被无数人说烦应该早就免疫了,这时,还是扎心了。

  你怎么可以说我烦呢。

  你都不知道。

  我明明,那么喜欢你。

  “喂喂,叶修你说清楚你别跑,我哪里烦了靠靠靠靠靠,出来和我PKPKPKPKPK......”

  他泄愤般敲下几行字,心中的火气却慢慢冷却。算了,这个人,又从来不知道。

  他这点龌龊心思,应该说是藏得太好了。

  所以,他的纠结,他的难过,他的感受,这个人,从来不需要知道。又能怪谁。
  
  黄少天悲伤地陷入了沉默,吓得队友们纷纷以为是不是世界末日了要。

  连喻文州都过来开导他:“少天,有什么东西别藏在心里,想说就说。”

  黄少天冷漠脸:“没什么想说的。”呵,不要以为我不知道,队长你可也是情敌之一啊,傻子才说出来揭自己短。

  喻文州,少有的惊了。

  黄少天幽幽看了自家队长一眼,问:“队长,我是不是真的很烦人?”

  喻文州面色复杂:“这个...其实你能够意识到这一点,已经很好了。”

  黄少天:......【噗。又扎一刀。】

  
  黄少天郁结了一整天。

  指针便要指向十二点,又是新的一天,黄少天觉得,自己今晚大概是要失眠了。

  正当时,指针缓缓与十二点重合。叶修发了条信息过来。

  “少天,生日快乐。”

  黄少天怔了怔,以为自己眼花了。

  像是蝴蝶轻轻煽动了翅膀,却引起了巨大的飓风暴雨。

  叶修那头又发来两张图片。

  是不同角度拍的一个小巧蛋糕,再普通不过,却可以看出很是用心。俯拍的角度下,可以看见用果酱在其上涂就的黄少天三个字,歪歪扭扭,一点也不好看。

  黄少天的手不可察觉的颤抖了一下,他点开那两张图片翻来覆去看了老半天,舌尖的味蕾似乎都已经尝到了蛋糕的甜味,手指才重又覆上键盘:丑死了。你今天就在捣鼓这个?

  叶修秒回:本来是想给你买一筐秋葵来着,没买到,可惜了,下次吧。

  黄少天:我靠靠靠靠去你的看在你这蛋糕一番心意的份上我就勉为其难的收下好了。话说打本吗?本剑圣大大可以考虑加一个。

  叶修:行,来来来。

  黄少天勾了勾唇:嗯等着。

  ......

  叶修:好了吗?

  ......

  叶修:人呢。

  ......

  叶修:???

  .......

  黄少天:我到了老叶开门开门开门啊你有本事打本你有本事开门哪。

  叶修:......
  
  
  
  叶修抱着将信将疑的心态,偷偷摸摸做贼一般下了楼,一出门,就被某个大型犬一般的家伙紧紧抱住,吓了他一跳。

  虽是大半夜,路上无人,只有寥寥昏黄灯光零落。黄少天还是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鬼鬼祟祟地像个偷鸡摸狗的不法分子。

  唯有围巾后面的眼睛闪着亮光,朗若星辰。

  叶修挣扎了下,无果,也就任他抱着去了:“喂你吃错药了吗还是哪根筋不对了。神经病啊这大半夜的。”

  虽然他今天被那个蛋糕快要折磨死,精神都有点衰弱,但是分辨是非的能力还是有的,本能地觉得这情况似乎有些不太对。

  黄少天抱着他,像恶龙用尾巴圈住自己的珍宝,死死不愿送开:“你昨天还说我烦。现在又说我有病。”

  声音听起来十分委屈。

  叶修不合时宜地莫名心软了一下,但嘴上依旧嘲讽:“你本来就烦嘛。说实话我能忍你这么久还不拉黑你,绝对是真爱了好吧,我自己都感动。”

  黄少天却笑得灿烂,露出了两颗虎牙:“我知道,我也是。”

  “...什么?”

  他松开叶修,认真地看着他:“叶修,我喜欢你。”

  叶修陡然睁大了眼,茫然而无辜,像一只受惊的小鹿。

  黄少天却犹嫌不够,自顾自说了下去:“我也很奇怪啊可能联盟基佬是会传染的可能就是你有毒,说真的老叶你这家伙有时候磨人得很,你说你明明是个直男还这么会撩你到底想怎样啊,给苏妹子楚队那些留条活路好吗...”

  黄少天越扯越多,隐隐有憋了一天后话痨反噬的趋势。

  “谁说我是直男了。”叶修打断他。

  黄少天被噎了一下,差点被自己口水呛住。

  叶修垂下眸子,纤长细密的睫羽如蝶翼翕动:“哪个有病的直男会给同性亲手做生日蛋糕的。沐橙之前还和我说,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才能开窍呢。”
         也不是没有试探过的。

  信息量太大,黄少天脑子短路了一下,然后就炸成了烟花。他紧紧抱住叶修,听见自己的声音艰涩而暗哑:“所以,老叶,你也喜欢我,对不对。”

  叶修抬头,用一种你是智障吗的眼光嫌弃地瞥了他一眼。然后就被黄少天生涩鲁莽地吻住了唇,如同恶狼扑食一般,虽然毫无章法,唾液与唾液的交换,唇舌痴缠间的啧啧水声,都让人脸红心跳,气喘吁吁。

  黄少天轻轻咬住叶修的耳朵,低语:“老叶,那个蛋糕太丑了,把你自己送给我吧。”
  
  昏暗的灯光下,两人的身影缠绵交错,拉下长长的影子。
      
        蛛网颤动,猎物,终于落了网。

评论(5)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