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奂

all叶纯食党。日常摸鱼。废。

关于不要和心脏谈恋爱的二三事【下】

喻叶恋爱日常。
ooc有,略恶搞。

关于不要与心脏谈恋爱的二三事【上】

  三.
  
  次日,叶修被当祖宗般伺候着洗脸刷牙更衣喂饭之后,本打算来一盘酣畅淋漓吊打手残的荣耀,就被某心脏笑眯眯告知该去看电影了。
  叶修扒着电脑死活不想出门,觉得自己会被晒化的,却被喻文州的糖衣炮弹连番轰炸,以及早已预备好的录音逼的无法耍赖,终于妥协。
  
  叶修想着,不就是看个电影吗,左右就当应了恋人的撒娇,何况还有蓝雨的稀有材料和Boss加成,这波不亏。
  叶修喜滋滋。然而很快,他就知道错了。
  
  烈日炎炎,两人像普通情侣一样,走在人来人往的繁华街道上,悄悄地十指相扣,黏腻的汗液微凉,不知是因为太热还是心中那点莫名的兴奋。
  
  就算有喻文州撑着伞,留出头顶那一小片阴凉,那热浪还是裹挟着滚烫的热度,从四面八方袭来,逼仄而密不透风,让叶修觉得自己就像一个冰淇淋,一滴一滴地趋近溶解,快要被烤化了。
  
  “热死了...”叶修忍不住低低抱怨一声,像是一只烦躁又蔫蔫的猫。他看了一眼喻文州,发现这人裸露的皮肤上居然反人类得一滴汗都没流,心下好奇又不忿,便直接上手去摸。
  
  “咦?你怎么身上怎么这么冰冰凉凉的,还真是不流汗啊。”叶修羡慕嫉妒恨了。
  
  “啧,我怎么不知道你还是属蛇的。”
  
  “我说文州啊,你怕不是肾虚吧。”
  
  喻文州无奈,本想着纵容着也无碍,也就任他去,后来却被某人动手动脚撩出了一包火,只感觉那微凉的指尖触及之处点燃一般带来一阵火烧火燎之感。
  他眼眸一深,呼吸也不由粗重了几分,徒手捉住那人作乱的手,轻笑道:“我肾不肾虚,前辈不应该是最清楚的吗。”
  
  叶修一僵,挑着眉梢看了他一眼,似恼似窘,带着些警告意味,却偏偏不自知勾人得紧。细看,他白玉般剔透玲珑的耳朵染上浅粉,显是害羞了。如同一只色厉内荏的大猫,虚虚地晃着爪子,实则没半点攻击力。
  
  喻文州低低地笑了几声 ,挑逗般挠了下叶修的手心,才松开他的手:“前辈,安分点,不然我保不准会做出什么事来。”
  
  “你那样看我,我都快有反应了。”语气温柔酥麻,简直就是个色情男主播。
  
     叶修又是一僵,他偷偷瞄了眼心脏的裤裆,见其果然有抬头趋势。他哼了一声,暗骂一声禽兽,然后非但没有收敛,还更加变本加厉地开始作大死。
  
     喻文州身上是真的凉快,皮肤滑腻冰凉,真是像极了一条潜伏在暗处吐着信子的蛇。叶修把他当作一个人型空调,快要整个人挂在他身上,果真凉快了不少,忍不住眯起眼,发出惬意的喟叹:“唔...舒服。”
  
     喻.人型空调.心脏.文州:“......”
  
     他深吸一口气,努力抑制把人当场办了的冲动,笑:“前辈开心就好。”
  
      很好,内心的小本本,又划上重重一笔。
  
  
      叶修本能瑟缩了一下, 被晒糊涂了的大脑如同一锅浆糊,这时候,才慢慢觉出危险来,某朵娇嫩的花一凉。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他扯开话题:“啊对,我们看什么电影啊。”
  
  喻文州像是放过了他,轻描淡写道:“爱情剧情片,网评不错。”
  
  叶修撇撇嘴,现在的这些小年轻啊,就爱整这些浪漫,啧啧,就当满足一下恋人的小心思好了。
  
  完全没有注意到喻文州眼底的一丝狡黠。
  
  
  
  四.
       转眼,便进了场。
  
       叶修懒懒散散地吃着喻文州给他投喂的爆米花,看了看四周,却鲜少有几对异性情侣,大多都是几个汉子结伴而来,叶修不免狐疑,现在果然已经是天下大同了吗。完全没有居安思危,觉得有半点不对。
  
       直到开场,影片的第一个镜头就是高能,血淋淋被剖开的尸体,给了一个大大的特写。叶修咽下爆米花,被这小清新的“爱情片”惊喜到了,来不及怨恨某心脏,就反射性地低头捂脸,一个劲往喻文州那头躲,投怀送抱得十分自觉。
  
      喻文州顺势搂住他,在他耳畔低声安慰:“没事,不怕,我在呢。”藏不出的笑意中带着丝丝愉悦。
  
      叶修恼怒地挣开他,自觉丢脸,一抬头,又是高能,煞白了脸,心中绝望地朝喻文州怀里一个猛扎。
       “你个骗子...心脏...我信了你的邪...”
     
       然后缩在恋人怀里不肯抬头,双手紧紧捂住耳朵。
  
       心脏勾起一个愉悦的微笑,尽到了趁人之危的本分,一手给叶修温柔地顺着毛,一手紧紧环抱住他。
        他眯着眼琢磨着。
        嗯,这片子真不错,回去可以给个五星好评了。
  
  
  
  五.
  
       叶修出电影院的时候,脚步虚软,灵魂飞起。喻文州看着他一脸我是谁我在哪的样子,心想是不是把人欺负太狠了,忙上前扶着。
  
       叶修冷漠地推开他,想着,我就是平时太宠你了。于是颤颤巍巍又铿锵有力地道:“分手。”
  
       喻文州:......
  
       哦豁,玩脱了?

评论(12)

热度(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