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奂

all叶纯食党。日常摸鱼。废。

Sinking(三)

人鱼叶,肖叶。
伪星际未来√
养成系?
黄叶,伪替身梗哈哈哈。

前文:
Sinking(二)

Chapter5
  
        众人回到荣耀联盟,便分道扬镳。
  
  以喻文州,黄少天为首的蓝雨战队去往灰色星球地带剿杀星盗。霸图一同前往,连连报捷,杀得星盗屁滚尿流哭爹喊娘,四处溃逃,险些就端了星盗们的老巢,但还是让其逃进了虫洞,无从追踪。
  不过经此一役,星盗们总算元气大伤,很长一段时间,想必都无法再出来作乱了。
  
        肖时钦从来不喜欢掺和战事,又因为小人鱼的缘故越发宅在家中,只让雷霆协会的戴妍琦随同前去支援照应。
  
        然后他就给叶修买了鱼缸,观赏植物等一系列用品,且买了一个浴缸作不备之患。以机甲学术研究之名,心安理得地在家研究圈养起【沉迷】人鱼,探讨物种起源,不可自拔。
  
  但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去肖时钦家串门修理机甲的方锐目睹了某些真相后,惊恐了。
  
        方锐找到黄少天,深沉道:“你和小红相爱相杀,是不会修成正果的。你还是放手吧。”
  
  凯旋归来的黄少天一脸懵逼:“???”
  
  方锐一脸看破红尘:“终究是怨偶难成,抵不过人家两厢情愿。”

  黄少天持续懵逼中,开始认真考虑方锐这个人是不是真的脑子有洞。

  喻文州在一旁,突然福至心灵:“你说小红?”
  
  方锐:“对对对。你们不知道,肖时钦最近好像都因为求而不得为爱疯魔了啊,我上次去串门,看见他时不时搂着个没有鱼的鱼缸笑得一脸宠溺,整个人都散发着恋爱的酸臭味,超级可怕的啊啊啊啊啊,当时吓得我毛骨悚然简直了。”
  
  蓝雨两人:“......”
  
  喻文州:“少天,放手吧。小红昨天还用尾巴抽你来着。”
  
  黄少天:“敢不敢光明正大一点来抢啊啊啊啊这算什么鬼太卑鄙了肖时钦果然玩战术的人心都脏不知道朋友之妻不可欺吗啊啊啊气死本少了!”
  
  方锐:“黄少,悠着点气,说话注意断个句别缺氧了。”
  
  喻文州开始思考小红的真实身份会不会是一条美人鱼,竟引无数英雄竞折腰。
  
       黄少天,决定去刺探敌情。誓要揭穿肖时钦阴险狡诈的真面目。
  
  
     Chapter6

     而此时,肖时钦依然在家里,安安然然,吸叶修。
  
     兴许是他内部购买的联盟锦鲤精品饲料的确不错的缘故,叶修这些天半透明的身体已经趋于实体化,渐渐凝练饱满,不再似之前一般,犹如虚幻的气泡幻影,让人担心一触就破。
     整只人鱼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长大,和婴孩长身体似的,一天一厘米,很快就从巴掌大一丁点长到了西瓜的大小,简直呈几何式增长。
  
      肖时钦莫名有一种吾家有儿初长成的欣慰感,想着吃得多果然长得快,一天一袋饲料什么的,只是买的鱼缸似乎要装不下叶修了,他小半个身子都露在鱼缸外面,看来不久就得换鱼缸了。
  
      至于为什么是锦鲤饲料,这个问题涉及物种起源比较高深,我们跳过。

  和人类小孩一样,叶修对四周一切事物充满了好奇。就算是被放在鱼缸里也束缚不了他探究世界的心。
     
  比如鱼缸旁,某做观赏用的花卉植物,便惨遭毒手,被薅得只剩一根光杆。在如今,曾经遍地可见的花花草草都已濒临灭绝,这几株是肖时钦费了老大力气才弄来装点家里的,平时娇养细致得很,浇水沐浴阳光都要定点儿,花了不少心血。
  
  如今一夕零落成泥碾作尘,肖时钦看到的时候,如丧考妣,心里简直是在滴血,素来隐忍不发的性子也被点着了火,生吞活剥了人的心都有。
  
  然而当辣手摧花的始作俑者一脸无辜地眨着一双湿润乌黑的眸子朝他看来时,那熊熊燃烧的怒火啪叽一声就灭了个干净,如瘪了的气球,再生不起半点气来。
  
  特别当肖时钦看见小人鱼被花刺扎破渗出血的胳膊,瞬时更是心疼得不得了,慌慌忙忙手足无措地给叶修消毒包扎。
        看见叶修疼得嘶了一声,还硬气地咬着腮帮子,只眼中迅速漫上的一层水雾,他那余下的零点火星都烟消云散,心底亦是化成了一滩水。

        肖时钦忙活间不意瞥见那株饱受摧残的玫瑰,心中居然还闪过一个非常冷酷的念头:真是死不足惜。
  
  受害者与施暴者,就这么被调换了位置,衔接十分自然完美。
  
  于是一开始打算抢救不能就给予厚葬的残花,被肖时钦残忍地扔进了垃圾桶,生死不问。
  
  
  事实证明,原则与底线这种东西,是可以一降再降的。

  叶修把周遭的东西都祸害得差不多了,什么古玩茶具花盆啊,无一不是粉身碎骨结局悲惨,肖时钦眼睛都不带眨的,只宠溺无奈地叹气,看小人鱼没受伤,轻轻揉揉其头发便作罢。然后无比熟练速度地收拾残局,又给小人鱼周遭换上新的,不危险又好破坏的东西。
  
  可以说是很溺爱了。

  
  直到有一天,叶修不再满足于鱼缸这一方小小的天地,他开始尝试越狱。
  
        那天肖时钦日常为叶修打扫战场,一转头,便惊恐地发现鱼缸空了,还没来得及报警,就发现了在自己脚侧乱扑腾的小人鱼,小手扯着他的裤脚,在地上腾飞翻转,宛若一朵盛开的海棠花,扬着小脸,喜庆洋洋。
  
       肖时钦体会到了为人父母的心累,一边哄着一边把在地上尬舞得正欢的叶修双手托起来,差点没被扯掉裤脚的布料,叶修那是老大一脸不情愿。
  
      然而这次肖时钦没有纵容他,虽然还是温柔哄着,但是立场十分坚决。开玩笑,越狱成习惯了,缺水被渴死是一回事,要让肖时钦自己不小心踩到伤了叶修,更是一回事。
  
      叶修是多会察言观色又精明的鱼精儿啊,看出肖时钦不会让步,别扭了一会便乖乖巧巧认栽了,面上点头点的可好,待一离开肖时钦视线范围,他便开始悄悄折腾起来,扒着鱼缸故技重施往外翻。
  
      如此这般被抓了两三次后,一回生二回熟,叶修每次都能在肖时钦找他前麻溜儿回到鱼缸,时机把握得非常好,让不明真相的肖时钦还十分欣慰,感慨自家小人鱼真是又萌又乖,至今没有被发现。
  

  Chapter7

            黄少天上门来的时候,叶修翻墙越狱已经无比熟练了。

             于是肖时钦在里头给他专心致志修机甲,黄少天就在客厅里鬼鬼祟祟地瞎转悠,试图找到戳穿肖时钦假面的证据!
             而叶修就在地上匍匐地跟着这个小偷似可疑的人,一双黑豆眼紧紧盯着他转。

            功夫不负有心人,黄少天各种寻觅又是翻垃圾桶又是看沙发缝。终于,在客厅的茶几上,发现了方锐所说的空鱼缸!

             他捧着鱼缸端详,确认这鱼缸除了装了半碗水,水里有些观赏性人工水草石头之类的小玩意儿,茶几上还洒了点水渍,便真的再无其他。

             那水清澈透亮,刚换过一样,看得出主人的用心。水草石头也布置的十分美观好看,和小红的鱼缸内里摆设布置的一模一样。堪称高仿。

              肖时钦真是十分做作了!黄少天愤愤然地想。

              正在这时,他感觉自己的裤脚被什么狠狠扯了一下。
              他一看,地上空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以为是错觉,于是端着鱼缸继续观察。

              没多久,黄少天便感觉到左腿又被什么东西咬了一下,被蜂蜇一样突然的刺痛让他差点跳将起来。

              他睁大眼,看着不知何时出现在自己左腿上的小家伙,对上其闪烁着愤怒火光的小黑豆眼,玄幻了一下。

              却正是叶修。

              叶修看着这坏蛋对自己的小窝动手动脚,仿佛要拆他的家。气得炸了毛,见扯其裤脚没用,便用鱼尾圈住黄少天的左腿,小挂件一样挂在上面,然后露出刚长好的小白牙,张嘴就狠狠咬了下去。

              他用充满仇恨的目光和黄少天对视,气得腮帮子都鼓了起来,并死死咬着不松口,利齿嵌入肉中,渗出几滴殷红血液。

              非常凶!
              
               黄少天呆了会,目光由惊转喜,经历种种复杂转换,他的眼中饱含泪水,并放下了鱼缸。

             叶修这才松了牙口,觉得有点酸。并为自己成功保卫了家园而沾沾自喜。

             然后他就被黄少天用双手捧了起来,黄少天看着他,含情脉脉道:“小红,你终于成精了?你的尾巴还是这么好看,就像一把火,你的眼睛,还是这般,温柔又倔强。你美丽的就像一条小人鱼,小红,你果然是人鱼的亲戚对吧对吧,你是特意跟着我担心我会被肖时钦那个心脏欺负吗啊我好感动......”

           叶修懵逼了,这个人话好多,而且完全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他本来就是人鱼啊。还有这个人是不是在说他的小弟肖时钦的坏话?

            叶修不高兴了,想着要不要照着这家伙的手指再来一口。

      
            肖时钦这时刚好出来了,他看见黄少天被黄少天抓在手上的叶修,愣了愣,心中闪过一个念头叶修被欺负了。

              来不及思考为什么黄少天看得见叶修,他就一个八百米冲刺跑过来抢走了叶修。     

            正要下嘴的叶修突然落入熟悉的手心中,他收回小尖牙,用脸在肖时钦手腕处蹭了蹭,并紧紧抱住肖时钦的大拇指。

            “黄少,你在干什么?”肖时钦冷冷地质问,语气锋锐。

            黄少天被肖时钦那手骚操作带来的风震了一下,然后嗷呜一声扑过来:“我靠靠靠把小红还我肖时钦你个臭不要脸的朋友之妻不可欺啊好不好。”

             肖时钦侧身避开,皱着眉,明白了这是个乌龙,他解释道:“你看清楚,这不是你的小红,他叫叶修。”

              谁稀罕那种凶巴巴的锦鲤了,他家叶修这么乖这么可爱。

               肖时钦垂眸看向叶修,长睫敛下温柔的弧度,温若熏风的声音,却字字坚决。

               “他是我的,小人鱼。”



题外话:深夜发病,放飞自我。我可能是个烦烦的黑粉。

评论(7)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