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奂

all叶纯食党。日常摸鱼。废。

叶神龙与七个小矮人【all叶】(三)

羊习习赞助了六个核桃带资进组加戏系列

开学灾难后存活认证

文风突变_(:з」∠)_

前文
(一)  (二)

  
  六.
  
     孙翔蹲在角落里,紧紧抱着一个黑色头发公主裙的精致洋娃娃---那是叶修随意塞给他的,一开始被他嫌弃地丢在地上,然后待那人进了卧室后又悄悄给捡了回来。 他双臂紧紧箍住那个娃娃,生生给洋娃娃勒出了个纤细的小蛮腰。
  
      客厅里,并不算安静。黄少天打开了电视机再看熊出没,拉着喻文洲哈哈大笑,甚至露出了缺掉漏风的大门牙来,像一排参差不齐的小竖琴。张新杰王杰希周泽楷在一旁搭积木,已经搭出了半个辉煌城堡的雏形。韩文清则一边单手举重,一边研究着叶修给他买的小拳套还有沙袋。
  
      唯有孙翔,格格不入,仿佛一个局外人,虽然,于那些他名义上的兄弟而言,他本便是一个闯进来的不速之客,还有差点伤到叶修的前科,被隔阂孤立,也是意料中事。没有什么好黯然的。
  
      只是...
  
      当叶修和那些个似乎是他兄弟的家伙在一起的时候,亲密自然,透着生活气息的样子。手足无措压抑沉闷,莫名其妙的委屈难受,便一齐涌上来,几欲将他淹没至顶,然后窒息。
  
      没有比那更清楚的感觉,让他意识到,自己是个多余累赘的存在。孙翔目光发散,游离而无定点,他发着呆,望着阳台窗外刺目的眼光。
  
      要不走掉好了。反正也没有人会在意。另外那些貌似是他兄弟的六个家伙,更是巴不得他快点离开吧。
  
  可是,为什么,又有点舍不得呢?
  
  孙翔皱起小脸,烦躁地摘下连帽衫,呼噜几下挠乱自己的头发,红色的小犄角似乎还残存着那人指腹的温度触感。一如心中滋长的那对他而言过度纷繁复杂又陌生的情绪。无法解码,无从明晰。
  
  是因为那点,血脉所系的微薄联络么。
  
  他抱紧了娃娃。洋娃娃有着齐肩的乌发,雪一样洁白的皮肤,血一样殷红的唇。
  就像那个人,因许久不曾修剪而略有些过长的发,有几缕不安分的发丝凌乱翘起,却别有种散漫慵懒风情。宅在家里不见日光,而瓷白得几乎有点透明的皮肤,美好又脆弱,像是冰霜花一般,剔透而轻薄,即使他从来没有见过。衬着那两瓣嫣红的唇,愈加鲜艳,所漫不经心勾起的弧度,都莫名的好看。
  
     孙翔觉得自己突然心跳得很快,甚至有点痛,脸也随之烧红起来,整个人都在发烫,如同置身沸水之中。他感觉很不好,却不知道为什么。便全部归咎于对于叶修的讨厌。
  
     他垂眸认真地看着洋娃娃,伸出手,轻轻抚摸它的乌发。这是那个人给他的,就是他的了,那他带着走,也是理所当然,不是吗。
  
      “孙翔小朋友,这么喜欢洋娃娃啊?”耳畔忽然响起一道微哑低磁的青年嗓音,带着些许戏谑。
  
      一双揉碎了星光点点,撒进一潭湖泊里似的黑色眼眸,泛着柔软和笑意,就这么措不及防地出现在眼前。
  
      孙翔吓得睁大了眼,看去有一种被抓包的慌乱惊恐,像一只受惊的小野豹,瞪着湿漉漉的水润黑眸。不过很快他就冷哼一声扭过头,嘴里呛出声否认:“这种女孩子家家的东西,我才不喜欢呢。”
  
      当然,如果忽略他通红的脸颊以及紧紧抱着娃娃的手,还是很有可信度的。
  
     叶修半蹲着,眼中笑意更浓,只觉得这小孩有趣得紧,恶趣味也随之兴起:“是嘛,那我给你换个积木什么的拿来玩,这个给我吧。”说着便作势要去拿。
  
     孙翔反应极大地后退几步,仿若护着自己不容他人觊觎的珍宝:“不,不要!”他马上又发现自己的态度不对,崩了人设自打脸,又试图挽回:“我是说,我才不想玩那种弱智的积木呢,又硬邦邦的又无聊。这个东西抱着还蛮舒服的,就凑合着吧。”
    
  玩弱智积木搭城堡的三人躺枪,目光齐刷刷注过来,面色不善。随意开地图炮的孙翔只觉如芒在背,特别是其中来自一个大小眼的星星射线。
  
     周泽楷十分委屈地起身,迈着小短腿哒哒跑过来,扯住叶修的衣角,玉雪可爱的小脸上一双眼如同林中的小鹿,湿漉漉的很是惹人怜。看得叶修心都化了。
  
     他看了眼那已有雏形,像模像样的精致城堡,摸了摸周泽楷的头发,赞许鼓励道:“做得很棒,你们仨可真厉害啊。”
  
     周泽楷闻言,仰起脸,开心地蹭了蹭叶修的手,笑得绚烂夺目,像一个小天使。
  
      张新杰扶了扶眼镜,遮住了平静无波的眼眸里泛起的那丝欢欣的波澜,还是那副宠辱不惊的沉稳模样:“还没搭完呢。”然后拿出小尺子精密测量。
  
      王杰希收回星星射线,大小眼都笑眯成了一样大,:“叶修喜欢就好。”
  
     周泽楷认真地看着叶修,道:“以后...大的...给你。”
  
     “以后你们要给我一栋这样的大城堡住?”叶修扬扬眉,弯了唇角。
  
     “嗯。”
  
     “好啊。”叶修忍不住又揉了揉周泽楷的头发:“回去玩吧,继续你们的浩瀚工程,我可是很期待的呢。”
  
      周泽楷顿了下,有些不情愿地看了眼抱着洋娃娃的孙翔,又才乖乖地回去了。
  
      “搭积木哪里弱智了。孙翔小朋友,话不不能乱说啊。你要是不会搭的话就直说嘛,我可以教你。”叶修又开始逗孙翔。
  
     孙翔生硬道:“就是不喜欢。不要。”他有莫名的酸涩和不爽充斥在整个胸腔里,催化,发酵。说着愈发紧紧箍住了洋娃娃,生怕别人来抢似的。
  
  
      叶修看着好笑,伸手又去摸他的小龙角,软韧柔滑的触感,极为好摸。
  
     那熟悉的触感自头顶上的角传来,如同过电一般酥麻,孙翔忙不迭地跳开,逃脱魔爪。他猛然戴上连帽衫,恶声恶气道:“你再这样,我就不客气了!你不准再这样了!”
     这个人就是这样,对他的那些兄弟都是百般柔情,万般容忍,对他便是各种戏弄欺负,讨厌极了。
     叶修看着这小孩故作凶悍,外强中干,像只受惊的小兔子的模样,差点笑出声,直到看见小孩蕴了泪雾的倔强红眼睛,才堪堪憋住了。怎么还给欺负哭了?
  
     他摸了摸鼻子,举手投降:“好好好,不逗你了。”
    
     说着叶修又把他的帽子摘下来,把凌乱的头发轻轻整理好。孙翔愣了愣,却更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眼睛红了一圈,跟兔子愈发相似,连喉咙里的抽噎都憋不住了。
  
  叶修懵了下,无奈把他搂进怀里,生涩地轻轻拍着他的后背,算作安慰。就像小时候,母亲用翅膀轻轻拍着他和叶秋的背,哄他们入睡时一样,带着令人安心的力量。
  
  孙翔僵了僵,鲜少的没有别扭挣扎。他嗅到叶修怀里那极浅淡的烟草香气,混着糖果的淡淡甜味,情绪渐渐安稳下来,像是蒲公英落入大地的怀抱,从四处飘零终于有了归属。温暖的,美好的,并不宽厚,甚至有些瘦削单薄的怀抱,却这样令人沉沦。
  
     待他回神,叶修早已松开了他。
  
     他看着叶修翕合的红唇,仿佛在说着什么话,由远及近,终于送回耳边。
  
     “...要友好和善,不要搞分裂小团体,知不知道。”还是带了点漫不经心的语调,听起来让人不觉正经严肃,但是熟悉叶修的人都知道这已是这人鲜少的认真语气。
  
  积木“弱智”三人组对此罔若未闻,不愿理睬,继续他们未完的事业。
  
     韩文清看过来一眼,戴上拳套,开始试沙袋。
  
  黄少天倒是一如既往的暖场和吵闹:“啊那好吧,那什么孙翔是吧要不要来和我们一起看熊出没啊哇我跟你说可好看了来呀来呀。”
    
     孙翔:然而并不是很想看。
  
     这时候,喻文洲从沙发上跳了下来,捧着一本童话书,笑着朝孙翔走来:“我们一起来看书吧。”
  
     突然被抛弃了的黄少天:???
  
    
     叶修瞥了眼书封,白雪公主...他唇角微勾,促狭一笑,拍了拍孙翔:“看吧看吧,我相信你会喜欢的。”
  
      说着他伸了个懒腰,拿了杯水又回了卧室打游戏。
    
     孙翔悄悄看了眼封面,发现上面那个乌发雪肤的公主和手中抱着的洋娃娃极为相似,有丝丝缕缕的雀跃和欢欣在心底隐秘滋长着,叫嚣着。
  
  喻文洲开始念故事,他并不认得很多字,但叶修给他们讲过这个当入眠故事,他总是记得了一些:“很久很久以前,有个皇后生了个公主,公主的皮肤像雪一样白,嘴唇像血一样红,头发黑得像乌木一样,所以,皇后为公主取名——白雪...”
  
     孙翔抱着洋娃娃,脑海中却渐渐勾勒出叶修的面容,一笔一画,水墨般渐渐晕染开来,眉,眼,唇,发。每一笔,都妍丽至极,每一画,都生动无双。
    
     喜欢么。倒不至于。
  
     但是,好像也没那么讨厌。

评论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