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奂

all叶纯食党。日常摸鱼。废。

关于绰号及其唯一性【王叶】


骑着玩具车重新上路...来自只有单休的高二狗的报社
日常打卡存活认证
我一个文科生取名怎么总透着一股理科的耿直气息orz
倒叙  王叶老夫老妻设定
关于谁先撩的谁   ooc有

一.

     王大眼这个绰号是怎么来的呢。

     反正第一个这么叫的人并不是叶修。是曾经那些前辈们调侃王杰希这个后辈的称呼,也让他困扰过好一阵子。然后随着那些前辈们一个个退役了,改朝换代,王朝易主。便如日升日落,星河倒转,都不过是新陈代谢的自然规律。那些遗留的东西,若人走茶凉,也渐渐没了波澜。

      即使还有些不愿被时光所吞噬,被历史鸿流裹挟而去,固执又冥顽不化的老将们,带着对这个绰号的印象,留了下来。

       但一般是没有人会随意乱叫的,毕竟曾经的青涩后辈已经长成了可以同他们比肩甚至超越他们的强大存在。这么不分场合的叫,是一种不尊重,难免有倚老卖老的成分在。
       于是随着新生代在荣耀舞台上的大放异彩,他成了微草队长,这个绰号便也慢慢消逝在记忆里,几乎了无痕迹。

二.

       几乎。因为总有例外。

       臂如,联盟的元老级人物之一,公认的第一嘲讽脸t,叶秋。

       在旁人看来,只当是叶秋惯有的垃圾话或是仗着资历倚老卖老,抓着别人的缺陷不放,着实略有过分。于是这也成了叶秋此人的黑点之一,为其比夜色还黑的“黑历史”添砖加瓦,也曾引发过不少腥风血雨的撕逼大战。
     
       而事件中心的两人,叶修心中只有荣耀女神,对此从来毫不关心,依旧该怎么叫怎么叫。王杰希得知后,也不过一笑置之,徒留微草那些义愤填膺的队员急的团团转,甚至摩拳擦掌要上去助骂,然后通通被他们亲爱的队长以懈怠训练为由加训了三小时。加训完累成死狗的微草队员们,居然还纷纷被他们队长的忍辱负重深明大义所感动得热泪盈眶。
      也是很m了。

三.
     
     微草的孩子们永远也不知道。他们那面上正直严肃,深明大义的队长,其实正在回味着前夜那个旖旎的假日,某荣耀之神在他身下哭着一声声叫大眼儿的模样。

    沾染了情欲,略带哭腔的低哑嗓音,以及翕合的淡粉菱唇。色香味俱全,使得那三个字,也变成了一道难得的佳肴。

    王杰希一开始并不喜欢这个称呼,可是他也不得不承认,被叶修叫来,竟然那么好听。

   那三个字在那人唇齿间缠绵,儿化音从微掀的唇逸出来,像一个带毛边的钩子。
  也只有这么一个唯一的人,才能唤得那么亲昵好听。

     特别,是在床上。
     

四.

      想当年王杰希还是魔术师的时候,并不是如今脑子里塞满了写满叶修的黄色废料的闷骚模样。

      可以说,他是被心怀不轨的前辈“诱拐”,才走上这条崩人设的不归之路。
     
     对,诱拐。

    “你就是王大眼?那个很厉害的魔术师?”阳光下,一身宽大白t的少年,好像是被嘉世副队禁了烟,他咬着一颗棒棒糖,间隙露出柔软的粉舌与雪白的贝齿。墨色的眼因好奇和兴味而睁大,有些许杏仁的形状,唇角含着笑意。

     一开始他听见叶修,不,那时候还是叶秋,这么叫他,他就很不自在,像是羽毛在心间轻轻搔刮了一下,很奇怪的感觉。那时俩人甚至并不熟,只是普通的前后辈关系。他于是把那种丝丝颤栗的感觉定义为对叶秋自来熟的抵触。

   何况这个所谓的斗神一叶知秋,真人竟是个清瘦单薄的少年,看起来明明比他还小,委实幻灭。

   于是那时王杰希皱着眉头,一本正经地对叶秋说:“叶秋前辈,我想初次见面就这么叫别人的绰号,并不会让人感到愉快。”
   
    “啊?是吗。”少年愣了愣,并没有一丝窘迫,眸里却染上笑意,他猛地凑到王杰希面前,直直对上他的眼眸,像一只敏捷而让人捉摸不定的猫。

   两人相距不过几厘米,连呼吸都清晰可闻。

    “咦,凑近看好像你的眼睛都挺大的啊。那我就叫你大眼儿了,好不好?”

    王杰希绝不会承认,他那时应该是被叶修突然的袭击吓得双眼都一样大了的。

    他那时大脑一片空白,连呼吸都停滞。

    只记得那双带笑的墨色眼瞳,有破碎光影浮动,粼粼波光流转。

    以及喷洒在他脸颊上的,荔枝味糖果的清甜气息,混着淡淡草木香味的清新气息。徐徐的微风把它们一酿,不是酒,却比酒醉人。
    
     然后他无意识地说了什么,就看见少年退了回去。他也恍然回神,并对自己心底升起的一丝失落而感到不知所措。

    不远处的少年笑眯眯看着他,戏谑道:“大眼儿,我们来切磋一把?”

     王杰希这才明白自己答应了什么。他不知心头涌上来的是被戏耍的气恼还是别的什么,太过纷繁杂乱而他一时理不清半点头绪,于是他匆匆拒绝,落荒而逃。

      身后传来少年的唤声,很快就湮没在嘈杂热闹的人声里。

     “哎,大眼儿,别跑啊。我又不会欺负你。”

    “叶秋你干什么呢又欺负后辈啊!”

    “叶秋跟我pkpkpkpkpk你不要跑!”

    “小队长,别闹了啊,不然下周的烟也没收。”

......

      王杰希跑得气喘吁吁,如同身后有什么洪水猛兽。他歇下来,捂住因为剧烈运动而怦怦直跳的心脏。

      大眼儿。

      少年带着戏谑的清朗嗓音在耳畔响起,那个儿化音缠绵又亲昵,像极了他曾经养过的一只小奶猫,蹭着手掌时发出的软软叫声,仿佛带了一缕撒娇的意味。

     他回味着,竟觉出了一丝丝的甜。

     明明停了步伐,心脏却跳动的更快了,怦怦,怦怦,奏响欢快又激昂的进行曲调。

     而指挥家本人失魂落魄,缴械投降,一败涂地。

     他早已被洪水猛兽给追上了。

     要不然,他怎么会觉得,那三个字,那么好听呢。

五.

    
      叶秋之后还是如愿以偿地领略到了王杰希的魔法师式打法,并把王杰希虐得惨不忍睹。王杰希也不得不承认,即使这人打法很土,但是却是纯粹的强大。
      
      两人的关系,在某人有心推动下,也迅速地拉近升温。有时连黄少天看得都眼红得紧,微草蓝雨关系愈发紧张。
    
      几年后,叶秋一声不吭地突然退役,成了叶修。王杰希从车前子那得来消息,拖家带口去找叶修讨债,美名其曰送上门来的大boss当陪练,不刷白不刷。

      “王大眼,你不厚道啊,车轮战还,这样好吗。”叶修敲他企鹅。

      王杰希眸色一深:“那我亲自来轮你。”

     叶修:“魔术师打法?杰西爸爸,我这可是散人,你要在你们微草孩子面前跌了面子,可就不好了。”
     
     “不。”王杰希唇角微勾,顿了顿:“我的意思是,微草还缺个妈妈,你来不来?”

     未尽之言,不言而喻。

     那头叶修没了动静。

     王杰希的手机却震动起来,显示是苏沐橙,他笑意愈深,接通了电话:“喂。”

     叶修慵懒微哑的嗓音带着些许倦意,自电话那头传过来:“啧,看不出来啊大眼儿,单身二十三年的魔术师?”
   
     王杰希攥紧了手机,心脏还是没出息的漏掉一拍,他仿佛看见叶修就在眼前,叼着根烟,半阖着眼眸朝他笑。

     缓缓吐出一口气,他声音低磁悦耳:“对,修炼已久,魔力深厚。要不要,切磋试试?”

     叶修声音带笑:“好啊,谁怕谁。”


六.

    
      时间倒转,这一次,被虐的惨不忍睹的人变成了叶修。

     他眼里氤氲着水汽,波光潋滟地看着完全解开束缚,大放异彩的魔术师,带着哭腔的嗓音微哑。

     “大眼儿..不..不要了...”

    魔术师对邪恶的大boss丝毫不予情面,他假惺惺地温柔怜惜地在叶修额上印下一吻:“乖,叶修,再求求我。”然后各式各样的法术施展得更加绚烂。

     “大眼儿...大眼儿...”

     “宝贝儿,继续。”

     “唔...啊...大眼儿...”

     然后魔术师就免费赠送了邪恶的大boss星星射线。

     从此,魔术师与邪恶的大boss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

评论(4)

热度(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