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奂

all叶纯食党。日常摸鱼。废。

Delay【吴叶】(上)


ooc
伞哥出没
翘课码字√
舟车劳顿中梦见的一个脑洞
又名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or 迟钝症的治愈方式

一.

    叶修是个钝感的人。

    苏沐橙这样说,所以他所有看似的百毒不侵漫不经心,都不过是这家伙足以绕地球半个圈的反射弧还没能转过弯来。传入神经累得气喘吁吁,在漫漫路途上得歇两宿,才能继续赶路,完成自己的职责。

    但并不代表那些伤痛与苦难就此迷失在路途中,化为乌有。反之,它们一点一点积累,滴水穿石般,在叶修反应过来之际,已然在他心间戳了一个大窟窿。然后那剧痛便倏忽蔓延至四肢百骸,猝不及防到连呼吸都掠夺了一瞬,并时不时,在以后的日子里,隐隐作痛。

    像是一个旅途上的行人,忽然间就负上一座从天而降的大山,待他好不容易适应,便又垒上一座山。如此这般,一座又一座,似上天愚弄世间蝼蚁,乐此不疲。
    遭遇无妄之灾的行人软了腿,折了筋,他一次一次站起来,又一次一次跪下去,反反复复,筋肉撕裂又愈合,血肉模糊。谁也不知道,哪一天,行人会彻底倒下,被负重的那些山,所碾压成肉泥,尸骨无存。

    可幸在,远途路上总有休息的驿站,让行人舒缓疲劳,供其卸下负担。舟车劳顿后的一杯清茶,一个温泉 ,暖了身心。

    便如,吴雪峰之于叶修。

二.

      多少年前,少年不识愁滋味,轻狂年少,意气风发。
     
      墙角的咖啡店,木质铭牌上镌刻着飘逸优美的字体,藤蔓缠绕婀娜,日光透着苍翠枝叶间的缝隙洒落在少年白得透明的侧脸上。

      网游里搅动风云嫌弃腥风血雨的一叶之秋,正咬着吸管,呲牙咧嘴地朝他抱怨咖啡太苦。

     少年唇红齿白,皱成一团的清俊面容,透着稚气未脱的活泼。而略微下垂的眼梢看人时,又带着一股天真无辜的意味,撩人心弦。像一只可怜兮兮的小兽,遭了天大的委屈,黑白分明的眸子里噙着泪花。

    “我说老吴,你好狠的心,你是不是想苦死我,然后好继承我的一叶之秋?”

     那是他们的第一次会面。却丝毫没有二次元转三次元通常会有的隔阂尴尬。
  
    届时吴雪峰无语地看着少年喝得只剩小半杯的咖啡,然后找服务员给少年再点了杯牛奶过来,加糖的。
    
    少年撇撇嘴,像只小仓鼠抱着牛奶慢慢啜饮,又开始兴奋地和吴雪峰聊起来,从大漠孤烟如何惨败在他手里到职业选手光明的未来。
   
      日光融暖,倾洒遍布进那琐碎光阴里的每个角落,拉长了少年的影子。

    吴雪峰不时颔首应和几句,注意力却几乎全被少年探出来舔舐牛奶的粉舌所吸引。他喝得很优雅得体,极为赏心悦目,看得出是家教极好的模样,没有一点沾到脸上,留下一圈奶胡子。吴雪峰心里却闪过一丝莫名的失落。

    然后他看见少年咿呀一声,放下牛奶,慢慢皱起眉头,朝他嘟嚷出声:“好甜啊。”
    
     都喝见底了你跟我说太甜了?吴雪峰只当少年撒娇的本事也是太厉害,但他又偏偏中了招拿这人毫无办法,于是他认命般贴心的给少年倒了杯白开水:“喝水缓缓吧。”

      少年唇角微翘,眉眼弯弯,似月牙氤氲着朦胧的雾气,映照出轻漾的潋滟波光。他接过水,笑得宛若一只偷腥的猫。

      咖啡店悠扬轻快的音乐荡漾在空气中,微风裹挟着不知名花朵的清香混着咖啡牛奶的香气掠过鼻间。

      吴雪峰无意识地舔了舔唇,给自己也倒了杯白开水。

      好像是有点甜。

     
三.

     少年对于职业选手光明未来的畅想,还是迎来了挫折,选手训练环境的简陋,联盟一开始的艰难运行也好,那都不算什么。最大的挫折,是一个人的缺席,并且那人永远不会来赴约了。

     秋木苏,与一叶之秋并肩的天才,光明的未来近乎咫尺可见,却因一场事故,阴阳相隔,彻底断送前程。

      吴雪峰接到电话,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少年的情绪很平静,甚至稳定地有些许不正常。

      他说,那家伙居然临阵脱逃了,不过没关系。
      他说,我会照顾好沐橙,我会带着他的梦想,走下去。

      吴雪峰当晚便坐上了飞机,风尘仆仆赶到少年他们家的时候,已是凌晨。

       而台阶上蹲着一个穿连帽衫的人,在昏黄闪烁的灯光下,遮掩了面容,只看得见那人指间半明半昧的火光,以及缭绕飘渺的烟雾。他身旁是一地零乱散落的烟头,余下的灰烬中闪烁着微末几点火星。不知这人这么呆了有多久。

       吴雪峰抿着唇,没有说话,只是沉默地坐在了这人身侧,并默默为其收拾了那些烟头。

       连帽衫听到声响,才缓缓抬起头来,他一双眼里布满血丝,神色空白茫然,却有一种巨大的悲伤弥漫,那泪将落未落。熟悉的隽秀脸庞是近乎病态的白,便如那上好的琉璃瓦,纤细脆弱仿佛一触即碎。又似一个游离在黑夜里,快要死去的吸血鬼,迷茫又懵懂,只能被本能所支配,去吸吮吞噬那鲜美的血液,咬破猎物脆弱的血管,饮尽下肚,一滴不留。

        吴雪峰与少年四目相对,霎时间有些恍惚。他想要拥抱少年,却又害怕碰坏了他。他一时间又如同那被狩猎的猎物,被吸血鬼所蛊惑,成为甘愿献祭的奉品,将自己最脆弱的血管毫无保留地暴露在恶魔的尖牙之下,和吸血鬼抵死缠绵,灵魂交融,最后一起在刀尖上舞蹈,相死相依。
       而他心甘情愿,甚至连灵魂都为之兴奋颤栗。
      
        最终的最终,他什么也没做,只是和少年保持着一个不远也不近的距离,陪他枯坐了一宿。然直至最后的最后,天色将亮,少年也未曾哭出来,只是轻轻倚着他的肩,沉沉睡去。

        身后的门突然开了,老旧而笨重,伴着吱呀一声响,穿着睡衣红肿着一双兔子眼的女孩侧着身子,招呼他们进去。

        吴雪峰朝她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缓缓抱起少年,虽然心中早有预期,他还是惊讶于少年的轻。
        明明自己单薄的似一片羽毛,却偏偏要去担负起整个世界。
        
         他将少年尽可能轻缓地放在沙发上,拿来毯子为其掖好,然后用指尖抚平少年眉间的褶皱,终于说出那句,藏了整夜的话。

        “我会一直陪着你。”

         薄雾袅袅的清晨,青年跪坐在沙发前,近乎虔诚地看着憩息的少年。

         奉若信仰,奉若神明。

         无关其他,甚至无关少年本身,这是吴雪峰对自己许下的诺言。

四.

      气冲云水陪着一叶知秋创造了嘉世的王朝。
      无数荣光加身,一时风光无限。那是让后人只能望其项背的辉煌。
    
      这期间,作为嘉世副队,吴雪峰尽到了最大的职责,陪伴照顾着他们嘉世那个除了打游戏几乎啥都不会的队长,又当保姆又当队长,可谓是身兼数职,而他乐此不疲。

      更是宠得某人无法无天,恣意生长成为了联盟的第一嘲讽脸T。

      嘉世队员眼见小队长越长越歪,心痛不已,纷纷冒死上谏副队。吴雪峰连连应下,要对小队长开展矫正活动,然后转身就去给人泡了杯甜度适中的热牛奶,并美名其曰这是为了让队长从身高开始,不用嘲讽敌人,无形之中就藐视了敌人。

      虽然事实证明,这除了对某黄姓选手之外,并没有什么效果。

       嘉世队员们一个个离开了。吴雪峰作为高龄选手,日渐感觉到力不从心,但他不愿食言,只暗暗给自己加大了训练的量,做着无谓的挣扎。就像一条蹦出沙滩,濒死的鱼,竭力弹跳蹦跶着,陷入困境。
    
       
      直到那一天。嘉世给几个队员办送别会,那几个队员仗着自己要走了,不怕被副队报复,硬是给叶秋灌了几口酒。招架不住的叶秋不负众望地直接一杯倒了,众人先是哄堂大笑,然后说起往事,又三三两两聚在一起,纷纷落下泪来。

       一群汉子们喝着酒,又哭又笑,鼻涕混着眼泪直往下淌,落入咧开的嘴里,苦而涩。场景滑稽可笑。
     
        吴雪峰也被灌了好几杯,他撑着头疼,带着叶秋先离开了。

        他背着叶秋在路上摇摇晃晃地走着,许是被风一吹,那人竟醒了,于是在他背上不安分起来,像只爱捣乱的大猫。

        吴雪峰脑袋昏胀,重心不稳差点摔在草坪上,他拍了一下叶秋的臀,轻斥:“安分点。”

        叶大猫仿佛有些委屈,喉咙里发出呜咽的声音。没过多久,有温凉的液体落入脖颈处,滴滴答答,竟是哭了。
     
         吴雪峰感觉到那湿意,陡然一个激灵,整个人都过电般的清醒不少,他恼怒于自己方才过重的语气,轻柔问道:“怎么了?”

        背上的人没有回话。取而代之的是轻轻的抽泣声和喷洒在他脖颈上的温热呼吸。然后,有什么湿热柔软的东西,在轻轻舔舐着他的后颈,将那些温凉液体悉数卷走。

        吴雪峰脑海中霎时一片空白,像是被什么搅成了一团浆糊。待他意识回来的时候,叶秋已经被他拥在怀里。

        少年不舒服的挪动着身子,一双墨眸氤氲着水汽,迷离而懵懂地朝他看来。他舔着自己纤细白皙的手指,像是一只猫儿优雅地舔着自己的爪子:“有点咸。”

        吴雪峰的脑海中已经不是浆糊了,开始欢天喜地地炸起了节假日的烟花,不知是酒意上涌还是别的什么,他的全身漫上一股燥热,他觉得自己发了高烧。

        他一手环住少年纤瘦的腰肢,倾身吻住少年温软的唇,清甜的气息杂糅着淡淡酒香,追寻着那条粉舌而去,唇舌痴缠,发出啧啧水声。
         他觉得自己整个人像泡在酒酿的温泉之中,沉沦迷醉,昏昏沉沉,如身在一场虚无的大梦里。

         “很甜。”吴雪峰在少年耳畔说。

评论(7)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