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奂

all叶纯食党。日常摸鱼。废。

Delay【吴叶】(中上)

短小,意识流。
三次元繁忙,不要取关我啊哭唧唧_(:з」∠)_
一直想写的剧情还是没有写到,下个周我努力完结这篇。

上文

五.

      吴雪峰感觉到,有什么压抑的东西破土而出,冒芽生长。那些隐秘又无可言说的情感,在此刻,如火山爆发般尽数喷涌而出,炽热灼烫的岩浆蜿蜒流泻,将他吞没至顶,无尽地狱。

      失声痛哭的少年,如困兽般压抑在嗓子眼里的泣声。在深夜的掩映下显得愈发戚戚,若一根尖利的细针,刺入墨蓝的天幕,沁出点点殷红的血珠,触目惊心。

      原来那一夜少年将落未落的泪珠,终于皆在此刻,倾泻而出。酸涩,灼烧,滚烫,滞胀。如同混着度数极高的辛辣酒液,浸泡了吴雪峰胸膛里跳动着的心脏,使其掉了节拍,停止跳动。
     
      那么多年,在这个结点,传入神经传出神经终于结束了那慢慢长路的跋涉,完成使命。而所有延迟的伤痛齐齐爆发,几尽压垮少年的肩,让他筋疲力尽,连竭斯底里放肆大哭的气力也无,只余压抑着的丝丝呜咽。

      而他如同被蛊惑般,吻住少年颤抖的唇,尝到少年的清甜滋味,与泪液的咸涩微凉。

      酒不醉人人自醉。他们唇舌痴缠,像是把对方视作唯一的救赎,沉沦,堕落,宛如末日狂欢。
      恍若陷入一场,荒诞不经的柔软大梦。

      他们漫步在无人街头,恣意拥吻;他们荡过戈壁大海,听得阵阵潮汐。
      他们在瓢泼大雨下相拥,他们一同坠入不知名岛屿的深海,他们陷落在热带雨林的湿热沼泽。

      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炙烤灼烧;罪恶的撒旦啊,重临人间。一如他们相互交缠的灵魂,被酒精灼烧着,一同沉沦,堕落,彻底脱出肉体的桎梏。

      

        而那所有瑰丽莫名,迷离虚幻的梦境,不过都源于那初来浅尝辄止的一吻,也终于那最末深入灵魂的一吻。

        不过一瞬,却似经年。

六.

       或许是凉风倾灌进来,吹散了梦境。

       吴雪峰垂眸对上少年不复迷离,清明澄澈的墨色眼瞳。
   
       仿若一面镜子,世间所有污秽都在其映照下无所遁形。便如吴雪峰那些深埋心底多年,如今终于现了端倪的心思。

         漆如点墨的眼眸清彻,并没有什么过于繁杂的情绪,有的只是微末困惑不解。
         吴雪峰不避不躲的与他对视,为少年的平静反应,心中不知是失落还是惴惴。
         他便如一个亡命的赌徒,游走在社会的边缘,此番一无所有,生死予夺皆赋于少年手,只能孤注一掷,反倒生出些洒脱意气来。
    
         他好像放下了一切担子,往日沉甸甸压在心间的大石不复存在,此刻轻飘飘的,如置身云端。
              
         “小队长,我喜欢你。”吴雪峰倾身与叶秋额头相抵,轻声道,如情侣间的窃窃私语,雪松般清冽厚重又让人安心的气息,包裹住了叶秋。
       
         这个人就这么,直白的把自己剖开来,捧着一颗温热的心脏,呈给少年看。
        
         “很久很久以前,就开始喜欢你了。”

评论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