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奂

all叶纯食党。日常摸鱼。废。

Delay【吴叶】(终章)

累cry
其实还是不太满意??
但明天回学校补课..先睡了

前文

八.

      叶秋昨夜失眠了,此刻顶着黑眼圈坐在电脑前,脑子昏昏沉沉,头痛欲裂。
      都怪那杯拿铁,后劲真大。
     从来只喝热牛奶,在苏沐橙挑衅之下十分争气地点了拿铁的叶秋如是想。
      
       昨天他到底没有打电话给吴雪峰,犹豫再三才发现自己已经打给了苏沐橙,且坐在了附近的咖啡馆,而正值假期被打断追剧的女孩幽怨地盯着他。
       “你最好是有大事要说,我那剧情正进行的关键时刻呢。”
      
       到最后的最后,女孩一双眼闪着幽幽绿光,嘿嘿地笑:“可以可以,我原谅你了。你这故事比我看的剧要狗血多了。”

        叶秋一回忆起苏沐橙的嘿嘿魔性笑声,就愈加头痛欲裂,鸡皮疙瘩抖落一地。

         他抬起头,余光看了一眼左侧方不远处空空荡荡的座位,心里也恍惚有些空空落落的——吴雪峰没有来。

         墙角又起了小小的叽叽喳喳的议论声,几个大老爷们搁那磕着瓜子,密谋会议。

        “哎哎,听说了吗?副队好像是今天下午的飞机。”
       “啊什么?老吴要去哪?”

       “你不知道啊。出国吧好像,老吴也走了,唉。”

       “就这么一声不吭就走了?也太不够意思了吧,这做得不地道,好歹也让哥几个再喝一场啊。”

        叶秋握着鼠标的手紧了紧。他昏昏沉沉的脑子里恍然清醒了一霎,仿佛第一缕熹光划过破晓。吴雪峰,走了?

【叶秋,你仔细想想,你是在抵触峰哥对你的那种感情,还是在害怕抗拒他的离开?】咖啡店里,梳着马尾的少女眸光明亮,直直看着他。

       “对啊对啊,话说老吴走了,小队长怎么办,小队长知道吗。”聚在一起的几个人忽然压低了声音,目光不住地往叶秋这边瞟,不无担忧。

      “哎,又不是只有他一个吴雪峰,不还有我们几个嘛,照顾小队长。”

      “不是这能一样吗,你这糙汉直男癌算了吧就。我觉得吧,小队长早就知道了吧。”

       “对对对,我就说前阵子小队长和老吴之间气氛哪哪都不对劲,冷战一样。”

       “唉,小队长伤心了吧,一个个的,都走了,咱们几个老将,没几个咯。我原以为....老吴这家伙居然也...”

    

       【你这家伙吧,在某些方面总是超乎常人的迟钝。可别人不一定总能等得起你的,届时,后悔就来不及了。 】

         他有什么好后悔的?

         回忆的画面被暮光朦胧了色泽,在脑海中一一浮现,浮光掠影,幕幕飞旋。
         是咖啡店里的第一次见面,热牛奶恰到好处的甜度;是那天塌地陷的一天,夜晚昏黄灯光下,陪他将近枯坐一宿的青年;是薄雾朦胧的清晨,青年跪坐在他面前,虔诚而温柔地许诺,抚平了意识昏沉的他眉心的褶皱;是那大雨将倾的那夜,缠绵悱恻至极的一个吻,酒香四溢欲望沉沦,青年在夜色下,深情似海的眼眸,唇畔清浅的笑,薄唇微启:“小队长,我喜欢你。”

          福至心灵一般,叶秋猛然睁开眼,放在左手侧的手机也同时叮的一声响。
      
          他划开界面,却正是吴雪峰发来的信息。
          “小队长,我走了。”
          “一路走来,很开心。剩下的路,一个人,也要好好走下去啊。”
        
          我会,我会一直看着你。
          站在机场门口提着行李的青年抬头望了望广阔的天空,凝神半晌,还是将打出来的最后一条讯息逐字删去。
          反正,那个人也不会看见的吧。那个手机给他买了就没见他用过。他摇头笑了笑,拉出箱子的拉杆,只身向机场里面走去。     

          叶秋怔然了一瞬,忽觉眼角酸涩得厉害。这几天心里一直萦绕不去的委屈憋闷也竟如开闸的洪水般倾泻而出。
          后悔...不能,不可以。

          另一头,汉子们的下午茶话会仍在继续。
          “话说,老吴几点的飞机啊?”

          “下午三点?这时候也差不多应该到机场了吧,要去过安检了。”

          叶秋猛然站起身来,小心翼翼地从柜子夹层里拿出自己平常私藏的买烟钱,然后一手握着手机,一手攥着钱,推门而出。

          “诶?小队长,去哪?”

          “小队长?”

           叶秋一路飞奔下楼,宅男常年不运动的体质让他气喘吁吁,根本无暇顾及身后的唤声。

            他来到街上,拦下一辆的士:“师傅,去机场。”

           “呀,小伙子,这么急呢,赶飞机啊。我看你也没什么行李啊。”司机从镜子里望了眼脸色绯红,大喘着气的少年,打趣着问。

          “嗯...麻烦,尽量快些。”叶秋大口喘着气,心脏嘭嘭得快要跳出去,近乎窒息的感觉不断上涌,他脑子里却是前所未有的清明,一双眼眸如子夜,熠熠生辉,他笑着:“我赶时间。”
           
            “好嘞你放心。”司机也就不再多问,虽心中多有猜想,只敬业地准备来刺激的飙一发车体验一把年轻的感觉。

           叶秋点开手机,打开通信录,按下了吴雪峰的通讯键,接听中的铃声响起,一下一下,他的心脏也跳得越来越快。

     
           正在排队准备安检的青年看着前面只剩两个人,便提前拿出了身份证与票。手机却突然震动起来,吴雪峰略不耐烦地点开一看,赫然看见小队长三个字,恍惚还以为在做梦。
         
          “喂,小队长?”他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柔,只略带着不易察觉的克制颤抖。

           叶秋听着那头传过来因为失真而显稍有些陌生的熟悉嗓音,一时竟喉头滞涩,说不出话来。

           “喂?”

          “是我。”叶秋定了定神,竭力平复了下紧张的心跳。

          “怎么了?”

          “有点事情,你现在,在机场吗?”

          “嗯,安检口,还没开始安检,我等你过来?”
     
          “好...我马上就到。”

          吴雪峰看着挂掉的电话,眼眸浸上点点暖色笑意。前台小姐清冷嗓音响起,他才回神:“先生,到您了。”

         “不好意思,我突然想起还有些事情。”他歉意一笑,长腿一转,从熙攘的队伍大步流星地往回走去。
          “不好意思,麻烦让一下。”
         “借过。麻烦借过一下。”

         另一头,放飞自我的老司机找回了自己的青春,一路风驰电掣,走位风骚,连超十余辆车。
          “小伙子,到嘞!”

          “给,谢谢您老啦,不用找了。”叶秋匆匆拉开车门,向机场内跑去,脚下差点一个踉跄来个平地摔。

        “哎哟,现在的年轻人啊,这风风火火的,小心点啊。”老司机探头出窗外,笑着喊到。

       
         快一点儿,再快一点。
         叶秋拿出冲刺的架势一路狂奔,鲜些撞到数人,幸亏机场宽阔方未酿成惨剧,往往路人只是感到一阵风刮过去就看不见影子了。
   
          安检口,吴雪峰也方才挤出那人头攒动的队伍,微微喘气,着实是拖着个大行李箱不方便,还被好几个脾气暴躁的人骂了几句神经病。
        
          他看见迎面跑来的气喘吁吁的少年,眸光一亮,满心欢喜都差点溢出来。

          “小队长...”他抱住向导弹一样砸向自己的少年,闷哼一声,宠溺地揉了揉叶秋的细软头发。
         
          “啊?”少年抬起头,有些懵,一双墨眸水汽氤氲,尚且大口喘着气,有点跑到缺氧的意味。
        
           “你该减肥了。”

           “...滚吧你。”叶秋没好气的冲他翻了个三百六十度大白眼。

          吴雪峰看着少年生动的模样,方才确认此时的真实性,唇角的笑容越来越大。

         “滚不了了。飞机延误。”

         叶秋眸光微闪,垂下眼睑:“哦,是么。”
          谁也没有说破,好像彼此都心照不宣。

         “小队长找我有什么事?”青年笑着。

         “来送送你。然后...”叶秋抬起头,听见自己胸膛里跳动得愈发剧烈的心脏声,他缓缓说:“吴雪峰,我喜欢你。”
  
         烂漫烟花霎时在脑海中炸开。虽然早有预感,吴雪峰还是愣了又愣,他甚至一时分不清梦境与真实。

         或是一瞬,亦或经年。
        
         他低头吻上少年的唇,魂牵梦绕的,求而不得的,这一刻,似乎都终于,落到实处,如愿以偿。
         抵死缠绵。

评论(3)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