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奂

all叶纯食党。日常摸鱼。废。

戏言(二)【all叶】

ooc慎,鱼与话唠出没
戏子叶的无数后台?
弟弟千里寻哥却发现一堆野男人抢着喊他小舅子..
失踪回归....
期中考完来一发存稿。

(一)

三.
  
       进局子这种事,和别的事是一样的,一回生二回熟。
       至少对咱们叶老板,是这样没错。
       所以叶修正悠哉悠哉坐在探长办公的位置上喝茶,跟自己家似的,好不自在,就差没翘个二郎腿了。怕不是一会喝完茶还要逛一下后花园。
  
       一众警员无不肃然起敬:能被头儿看上的,这叶老板真不是普通人。
  
         然饶是深知叶修秉性的黄少天,见此也不由额角一抽,将众下属分配任务遣散后,他坐在叶修对面,开始机关枪扫射:“喂喂喂我说你是嫌疑人我要审你你知道不能不能给予我们这些公职人员一点基本的尊重了叶秋叶秋叶秋你还喝喝喝喝好喝嘛?”
         
         叶修充耳不闻,对黄探长的攻击建立起一道屏障。又浅浅啜饮几口,方抬了下眼皮:“尚可。”
  
         黄少天:“.......”
        
         “我说...”
  
         “安静。”
  
         “老叶,其...”
  
         “我知道。”
  
        “其实,这是我杯子。”黄探长舔了舔唇,眸光闪烁:“所以好喝吧好喝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老叶你是不是故意想和我间接接吻,我跟你说你不用这样也行的我们来真的啊。”
        “.......哦。”叶修面无表情,哐当一下放下杯子,名角大家的优雅姿态全无。
      
       “首先,黄探长,纠正一下您的说法,我并不算是什么嫌疑人,充其量是个受害者,那子弹是擦着我过来的,倘若不是我正好退了一步,地上的尸体,就该是我本人了。”
  
       “其次,”叶修掀了掀眼皮,唇角微弯,露出标准嘲讽脸:“恕我直言,我觉得你们这儿的茶不行。”
  
        喂喂有这么双标的吗不带这么玩儿的!黄探长十分受伤,咬牙切齿:“我知道你为什么被放暗枪了,这360度嘲讽脸完美无死角啊,丫崩的就是你知道不。”
  
       黄少天忽然压低了声音,凑近道:“喂,我说真的,你是不是最近得罪了什么人?”
  
        看着黄少天严肃下来的面孔,叶修也正色起来,毕竟事关自身生命安全。他歪了歪头回忆着,半晌,一脸无辜道:“太多了,有点记不清。”
  
        “......”黄少天一时竟无法反驳。
  
       这话倒不假。叶修此人,虽为戏子,做的是三教九流的末行当,其人也惯会插科打诨,在哪里都混得开,有时却自有一种清贵世家公子的矜骄孤傲在,原则底线万万不可触及。
  
       就像这人并无什么不可一世的清高自傲,甚至有时会为了一盒烟和店铺老嬉皮笑脸软磨硬泡半天,而当日本人软硬兼施邀请他去唱戏时,他却三番四次推辞,告病不往,态度坚决,连敷衍的虚与委蛇也不屑去做,给日本人下了不少脸色。
  
  
       念及此,黄少天轻叩办公桌,琥珀色的眼眯起:“会不会是日本人?日本商会那个小野三郎,可是个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主儿,我这里不少案子的矛头都指向他,这龟孙却把狐狸尾巴藏的极好。你三番四次给他没脸,说不着是报复你来了。”
  
       "日本人?"叶修沉吟一会,轻笑一声:"一窝阴沟水渠里不见天日的老鼠,他们没这个胆儿。"
  
       他圆滑而富有棱角,在芸芸众生间游走,嬉笑怒骂皆是风情,却也超脱于世外,冷眼旁观世事,那颗心似乎比石头还要冷硬。好像他心里眼里,除了戏,再也装不下别的什么人什么事了。真真正正的不疯魔不成活。
  
       黄少天常常觉得,这个人就在他面前,看得见听得见,近若咫尺,他却好像永远和他隔了一层纱,如何摸不透他。
  
     或许也正因如此,他才会对这个人入了魔成了痴。黄探长垂下眼睫,低低笑了一声。

          "应当不是日本人。我和他们打过不少交道,生意上往来的确阴险狡诈,不好对付。但日本人又对中华文化十分痴迷,奇异得倒是十分惜才。咱们叶老板愈是拿乔推辞,他们反倒愈加趋之若鹜。"本当属于两个人的静谧空间里忽然响起另一道男声,磁性优雅,声如其人。
    俩人俱是一怔,而后齐齐循声望去。

          西装革履的俊雅男子将外套随意挂在衣架上,动作娴熟自然,而后挽起袖扣,不徐不缓地走到叶修身旁。他垂首看着青年,眸光温柔若水,不动声色地揽上青年的肩:"没受伤吧?"
          "文州啊。"叶修笑着抬头望他,唇角轻掀:"哪那么娇弱了就,我没事。"
  
          黄少天愣了一秒,望着眼前白色衬衫的男子与长衫青年深情对望的如画情景,醋坛子唰得翻了。
  
          素以机敏速度出名的黄探长一个箭步挤过去,硬生生隔开两人,哥俩好地揽住二人,而后露出两颗小虎牙,笑得灿烂:"唷队长,你最近不是忙得很嘛,怎么有空来看兄弟们了?难得难得,有空跟兄弟们一起去喝几杯啊来来来。"
  
          娘希匹的那几个小兔崽子从来不拦一下,虽然是前任队长积威犹存没错,但没看他这个现任长官正和人度二人世界...不,审嫌疑人呢吗,没眼色!
  
        
          黄少天脸上笑嘻嘻,心里mmp。
  
          看向喻文州的目光带着几丝不易察觉的仇视,灿烂的笑容却一如既往,犹如太阳下的阴霾。
  
          我把你当兄弟,你却和我抢男人!
  
          喻文州对上黄少天的目光,坦坦荡荡完美无瑕地真挚一笑,而后反手握住了叶修的手:"行啊,到时候约个时间吧,这段时间我忙得脚不沾地,也许久没跟大家叙叙旧了。"
  
          俩人一来二往,气氛微妙。
  
          黄少天瞬时注意到叶修被牵住的手,气得差点破功,昔日兄弟险些反目成仇。
  
          而当事人仿佛浑然不觉,只默默抽开自己的手,无视某人有些落寞遗憾的目光。又自来熟地翻出俩新茶杯倒茶,递给喻文州一杯,而后笑着揄揶:"啧,你俩感情还是这么好啊。"
  
          黄少天咬牙,强颜欢笑:"那可不,你可别嫉妒哈哈哈。诶诶老叶我的茶呢哇你又厚此薄彼我跟你说我有情绪了啊真的你怎么能这样呐泡了我的茶叶还不给我你过分啊啊啊啊。"
         
          叶修瞥了他一眼以及那个自己不小心喝得茶杯,冷漠道:"自己倒去。"
  
         仿佛寒冬般冷酷又无情。
  
         黄少天循着他的目光,电光火石间突然明白了什么,咦嘻嘻嘻笑:"老叶你不会害羞了吧恼羞成怒?哎呀咱俩谁跟谁什么没做过,喝同一个杯子间接接吻有什么你说是不是嘻嘻嘻..."
        
          喻文州目光一沉。
  
         叶修:"...滚吧你。"
  
        黄少天按捺下心中雀跃,乖巧闭嘴。
  
         "话说文州啊,你来做什么?"
  
  
         "我说是担心你,你信么。"喻文州唇畔含笑,眸光温柔缱绻。
  
          奈何对牛弹琴。
  
           "哦。"然而叶修并不买账。
  
          暗送秋波一腔深情全喂了狗。
  
         "哈哈。言归正传,你觉得,会不会是你那个老东家派人下的手?"喻文州也不在意,只开始分析起来。
  
         叶修眉心微蹙:"你说,陶轩?"

评论(1)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