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奂

all叶纯食党。日常摸鱼。废。

关于叶修与烟【韩叶】

晚修摸鱼之作

渣短,取名废,ooc,慎入,有私设

世界上最好的老叶and小队长出没

废话:怒刷全职后实在忍不住做一个叶吹的冲动。第一次写这种,词不达意乱七八糟,我也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鬼系列,开心就好?_(:з」∠)_这大概是个系列文,暂定还有黄叶王叶吴叶?。。。

正文

      

一.

      嘉世取得三连冠。而本应在聚光灯下享尽无限荣光,率领嘉世创建这一皇朝的斗神一叶之秋——叶秋,此刻正在比赛后台,颓废沧桑地蹲在地上抽着“事后烟”。如同一颗蔫了吧唧的小白菜。

       面前忽然被阴影笼罩,昏黄的灯光拉下长长的影子。叶秋本能地寒毛一竖,几乎要跳将起来——有杀气!
       猛一抬头,便正正对上韩文清那张惊天地泣鬼神的钱包脸。只可惜了他的钱包不在身上,在嘉世副队那收着,怕他乱买烟。
       虽然吴雪峰还是低估了叶小队长的人格魅力【si pi lai lian】,这并没有什么卵用。

       叶秋拍了拍身上不存在的灰尘,站起身来,瞅了韩文清一眼,懒懒笑道:“老韩,比赛输了就对我施加精神攻击,这么心脏,不人道吧。”
       
        少年苍白清瘦,还未褪去婴儿肥的脸已现嘲讽脸的雏形,一如既往的欠。
    
       韩文清懒得搭理这人的垃圾话,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又抽烟?”末了一皱眉:“还是女士烟?”
       
       “啊,找云秀借的,那小姑娘真挺不错。”叶秋微怔,眨了眨眼,笑。
        说罢当着他的面吞云吐雾起来,沧桑又沉重地道:“恩...哥抽的不是烟,是寂寞。”

         韩文清猝不及防,被迫吸了几口二手烟,呛得脸色一黑。
          听到叶秋的话,作为手下败将的他脸色更是浓黑如墨。大掌一拍叶秋的头,不轻不重,下盘不稳的叶秋被打了个趔趄。
          “滚!”

         心中却是微微一动,这个欠抽又讨人厌的死对头,发质倒是意外柔软,格外...好摸?

        叶.弱鸡.真.战五渣.秋狼狈了一瞬,骂骂咧咧地嚷嚷起来:“喂喂,不带真人pk的啊!犯规犯规!”
        “哼!”
       韩文清冷哼一声,看着心情明显稍霁的少年,唇角不自觉微弯。
       “干不死你。”

二.

      韩文清始终不明白自己怎么会看上这么一个人。好像从来没有人能在他眼里驻留片刻,多年对手,却一声不响的退役,如同遭遇背叛。后来还得知就连一开始相识的名字也是假的。实在可恶。

      这个人说来,嘴巴毒,性子直,蔫坏得很,嚣张还心脏,又怂又浪。
      除了长相尚可,初看也就是个爱打荣耀的死宅男。

      似乎没有什么不同。

      至多,不算太过惹人厌。

      然而大约便应了那句细微之处见真章。

      从不经意间,注意到这人有一双极好看的手。细白如葱根,十指芊芊而精致修长。夹着烟的模样,以及两根修长手指间那点半明半昧的火光,也就极为相衬好看。
        到那人衔着滤嘴的浅粉色菱唇,优美流畅的下颌线,天鹅般修长的脖颈。是介乎于少年与成年男人之间的青涩和性感。诱惑的要命,也迷人的要命。
  
        再至那人在烟雾缭绕中半阖的墨色眼眸,雾气氤氲,迷离懵懂。又如黑曜石般,在永夜里熠熠生辉,从不曾迷失方向。
       就好像这么多年,心怀荣耀,一如既往。
       
       每一个细节相接,连成一片,最后凝成那烙在心头,不能宣之于口的两个字——叶修。
 
      所以从一开始的十分惹人厌,到不太讨厌、甚至算得上心心相惜的对手。最后逐步沉沦耽溺在名为叶修的漩涡里,药石无医,心甘情愿。
     
       那一声,从少年唇齿间逸出的“老韩”,仿佛带了钩子,在心底扎根生长,深入骨髓,不经意间已郁郁葱葱,长成了参天大树。
    

      于是他在记者的长枪短炮前,毅然站出来,眉眼坚毅:“我等你回来。”

评论

热度(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