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奂

all叶纯食党。日常摸鱼。废。

关于阿拉丁神灯与伞哥

恶搞,短小,ooc

Bug多,私设多。

考完放飞自我之作。

 不能再写了,我已经想好是怎样BE的了orz

 

一.

 

   苏沐秋很喜欢从外面捡东西回来。

   小到一个光滑好看的石头,大到一辆缺少零件的废弃自行车。

   很神奇的是,他只要缺了什么,嘴上一说,第二天便能如愿以偿地捡到。这体质比阿拉丁神灯还好使。无形之中,倒给他与苏沐橙的生活减少了不少负担。

 

   于是,这一天,他从外面捡了个人回来。

   

   那人正蜷缩在沙发上安憩,小小的一团,凌乱柔顺的黑发,鸦羽般的长睫在白皙清秀的面容上打下扇形阴影,手握成拳抵着下唇,像个婴孩一般的睡姿,看上去乖巧可爱得紧。

   似乎才十几岁的青涩少年模样。

  

   嗯,没错。

   未成年。

   男的。

   

   在苏沐橙难以言喻的目光中,苏沐秋只觉如芒在背,哽咽无言。

   并不是有什么奇怪的需求了好吗!

 

   女孩捧着一本政治书走过,声音轻飘飘,却重若千钧:“三年起步,最高死刑。”

 

   苏沐秋:“...喂这又不是幼女!”

   

   女孩无言地看向他,仿若在看着一个禽兽。

 

   苏沐秋:“......”

   我可以解释,真的。

 

 

二.

 

   苏沐秋发誓,他并不是看了某些不可描述的动作片,春心萌动。

   只是天气微凉,昨天半夜冷得打哆嗦的他意识不清地呢喃了句:“要是有个人暖床就好了...”

   当时他就惊醒了,辗转反侧,彻夜难眠。

   实在捱不住睡去前,他告诉自己,无论明天看到什么,都一定得视而不见目不斜视。

   然后今天他一开门,就看到了一大团黑色不明生物窝在门侧。

   特别贴心,还是送货上门。

 

   苏沐橙沉默片刻:“所以哥你这是捡了个暖宝回来?”

 

   苏沐秋默,这么说好像也没错?

   个鬼啦。

 

三.

      暖宝姓叶名秋。
      今年十五,和他同岁。
      据说是为了梦想离家出走。
      苏沐秋好奇又钦佩:“你的梦想是什么?”
      叶秋昂了昂下巴,在阳光下笑得肆意:“打游戏。”
      “......”能不能更土点?
      苏沐秋正想出声嘲讽,却看见少年眸底闪烁的星光点点,熠熠生辉。

      似乎是认真的,不像个单纯的叛逆少年。他将快出口的话咽了下去。
      不如让这家伙开开眼,见识一下什么叫真正的高手。

      “年轻人,我看好你。要不要来一把?”苏沐秋跃跃欲试摩拳擦掌。

      “好啊。”

      
      至于曾经几乎战无不胜的他是怎样屡战屡败的,苏沐秋并不想回忆。
      
      “哎,你挺不错的,真的。别灰心,不怪你,只怪对手太强大。”叶秋凑过来,笑嘻嘻地安慰蔫头耷脑的苏沐秋,伸手摸头。

       苏沐秋翻了个白眼,拍下这人不安分的爪子,笑骂:“少年你不要太猖狂,人生的路可是很长的。”
     
      “哈哈哈我说真的,一起打游戏吧,怎么样?”

      “成啊,”
       苏沐秋看了眼一副得逞的样子的叶秋,顿了顿。
      “不过你别以为这样就可以不用交房租了。”
      “......”
      

四.

     日子一久,叶秋也发现了苏沐秋的神灯体质。

      “这么灵?哇神灯大大许个愿呗。”
      “不熟,走开。”
      “别介啊,话说这也太逆天了吧,你想要什么都行?”
      “当然不啊,而且也是会有意外的。”
       比如...
       苏沐秋看了看叶秋。
       他只是想要个暖宝,结果就捡回了这么个糟心玩意儿。

 
       苏沐秋时常觉得,自己捡的不是暖宝,是个祖宗。

       叶秋大爷翘着二郎腿,玩着游戏:“沐秋,口渴了。”

      干你啊。

      在厨房围着围裙忙活的苏沐秋面无表情:“等着吧您。”

      消停了不到一会儿。
 
      “好饿啊,饭好了没?”
      “闭嘴!”

五.
    
     不过,这祖宗睡觉的时候,倒的确尽到了一个做暖宝的责任。又安分又温暖。

    家里实在简陋,苏沐橙一个人睡唯一的卧室,而他和叶秋就挤在客厅的沙发上将就。

    两个少年都是在长身体的时候,挤在一张沙发上,着实不像话。

    但矜骄的叶小祖宗,却是鲜少的没有抱怨过半句。

     一上床就睡。不打呼也不四仰八叉。乖巧安静的睡颜天然无害,像是收起了浑身倒刺,平日里嚣张嘲讽的模样不再。

    只给他一人看的,只有他能看到的,这样柔软的少年。
     那什么大漠孤烟,气冲云水,都没有,一边凉快去。

    苏沐秋看着近在咫尺的少年,数着那纤长细密的睫羽,对方温热的呼吸尽数喷洒在他的脖颈上。

    有什么火烧火燎,从五脏六腑烧到四肢百骸。
    心脏砰砰地跳,一下一下,清晰可闻。
   
    苏沐秋深吸一口气,觉得太热了,往后挪了挪,结果嘭地一声他就摔下了沙发。

     以后无论夜半凉风如何倾灌进来,他也再也没有觉得过冷。

     暖宝的确给力。

     可以给个五星好评。

     不怕他骄傲。

 

六.

   当然,再升华一下,暖床什么的,就更好了。

   各种意义上的,暖床?

   苏沐秋悄悄瞥了一眼在电脑前专注认真的少年,勾了勾唇,笑得像只偷腥的猫。

    “哥,我错了,你捡的不是暖宝,是老婆吧。”苏沐橙走过来,笑着在他耳畔窃窃私语。

     苏沐秋严肃脸:“说的是什么话。小声点,别吵着你嫂子。”
  
      “噗。”
    

    

    
 

 

评论(2)

热度(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