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奂

all叶纯食党。日常摸鱼。废。

关于不要和心脏谈恋爱的二三事【上】

设定喻叶已经在一起,时间线模糊。
私设有。
ooc有。
肉汤奉献给喻文苏?【不存在的】

一.

喻文州和叶修在一起已经快一年了。一年来实在别多聚少,本正当是蜜里调油腻腻歪歪的时候,因为职业所系,两人连碰面也极少,叶修与蓝雨的野怪boss打交道的次数都比和喻文州见面的次数多得多。

适逢夏休期,喻文州当晚便直接打了飞的到了叶修那,可以说是非常像一个为爱痴狂的的鲁莽冲动的毛头小伙了。

一下飞机拿了行李后,喻文州一眼便看见了接机厅人海之中的叶修。心心念念的人倚在柱子边,若有所觉地抬起头,与他四目相对,挑着唇角,懒懒朝他笑。
一身略显宽大的白t,再普通休闲不过,却勾勒出叶修若隐若现的清瘦身形,有一种别样的魅力风情。

喻文州眸光微闪,含着笑,健步如飞地走过去,一时竟连行李都觉得是拖累,只恨不能插上翅膀直接飞过人群。

叶修见到恋人本也开心极了,看见喻文州唇边的笑却莫名瑟缩了一下,想起之前与这人几次不可说的“视频聊天”来,耳朵便不由自主漫上了淡淡的绯红,不自主便想往旁边躲。

喻文州身手敏捷地按住他,一手搂住他的腰,将其温柔却又不容质疑地纳入自己怀中。

看着恋人精致小巧若白玉的耳朵染上淡红,喻文州凑近同他咬耳朵,湿热的气息尽数喷洒在叶修耳根上:“想逃?前辈就一点也不想我吗,我很伤心呢。”

低沉磁性的嗓音温柔,叶修过电般得轻轻颤栗了下,耳朵迅速漫上熟透的红。

不能这样下去了。
不然...
他想要轻轻推开他:“文州你够了啊,这大庭广众之下的,注意下影响。”

喻文州舔了舔唇,轻哼一声,然后故意使坏似的轻轻舔了舔对方的耳廓。感受到怀中的人又是一颤,他才笑道:“不够。前辈还没回答我,话说前辈真是敏感呢,身体可比嘴上诚实多了。”

叶修叹了口气,将脸埋在恋人肩上,为了不成为次日荣耀版面的头条,豁出去了一张老脸:“想...很想你...文州...回去再说。”
声音翁翁的,还有些意外的柔软,说是同喻文州打商量,不如说是在撒娇。

喻文州被撩得眸色一深,调动起全部理智才控制住自己。他循循善诱着继续为自己谋福利:“回去之后,对前辈怎么样都可以吗?”

“嗯...”

“那前辈,可要记着自己说的话,不许说是我欺负你了哦。”

叶修不说话了。

喻文州低低地笑,欣赏够了恋人害羞的模样,也听到了自己想听的话,这才放过了叶修。他牵起叶修的手,十指相扣。眉目缱绻,目光温柔似水。

“走吧,我们回家。”

二.

      
       事后,叶修累得动都不想动,被喻文州连哄带骗地去浴室伺候着清理了一番,差点就干柴烈火又来一发,叶修瘫在床上,甚至觉得有些肾虚。
      
       他这般与喻文州一抱怨,喻文州噗地一声笑出来:“前辈不行啊,以后多吃点东西好补补。”
        “敢情不是你干的,啧,心脏就是心脏。”
       
        “嗯对,就是我干的。”

       “.......”

       趴着的叶修白了他一眼,艰难翻了个身,用屁股对着他。

      喻文州眯着眼,笑,低磁的嗓音微哑:“前辈确定要拿屁股对着我?”

      叶修打了个激灵,觉得自己多半是傻了,又不顾浑身酸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趴了回去,疼得抽了声气。

      喻文州失笑,帮叶修轻轻揉了揉,然后去亲他的脸颊:“动作那么大干嘛,我又不会真拿你怎么样,你都这样了,我又不是禽兽。”

      叶修冷酷地想:那可不一定,禽兽。

      想着竟然不小心说出了口。

     “前辈?”

      叶修身子一僵,将脸埋进枕头里,口齿不清地嘟嚷着:“啊?...好困...”
      半边脸颊被挤压的肉嘟嘟的。

      可以说是非常可爱了,简直犯规。

      喻文州彻底没了脾气,只想抱着恋人亲亲抱抱举高高,他揉了揉叶修的头发:“别趴着睡,对心脏不好。”

       叶修不理他,他是真的很困了。

       喻文州摇了摇头,拿起手机忽然想起了什么,又趁热打铁道:“前辈,明天我们去看电影好不好。”
      “啊?...”
       叶修连问题都没听清,如果这时候他意志清醒点,决定会斩钉截铁的拒绝。开玩笑,作为一名走几步路都得喘的弱阿宅,还被折腾了快一夜,且正逢太阳正毒的日子,傻子才出去,不如在家打荣耀。
       
        喻文州当然预料到如果不耍点小心机,明天一天绝对就是陪恋人在家打本抢怪了,这怎么可以,又想到叶修说不定会赖账,他还特意开了录音...

        “前辈,好不好嘛?陪我去看电影?”

        “好...”

         喻文州满意地笑了,计划通。

         他刷着微博,看着那部新上映的某部影片影评写着的刷男友力必备,更是笑得像个狐狸。

        心满意足地关了手机,拉上灯,喻文州小心翼翼地把叶修从趴着变成面向自己的姿势,环抱住了对方,又吻了一下叶修的额头,这才沉沉睡去。
         

评论(2)

热度(1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