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奂

all叶纯食党。日常摸鱼。废。

Delay【吴叶】

填坑
ooc预警

上文

窗外蝉鸣如诗,伴着被风吹拂的翠叶沙沙作响。

盛夏,午后,时光倒转,仿佛回到咖啡店立的那个下午,少年与青年的第一次会面。彼时少年眉飞色舞地畅想着一片光明的职业生涯,青年在一旁支着下颌看着他,唇畔含笑,岁月静好。

他们曾经有着排除万难,过尽千帆的孤勇,而今终于抵达荣耀的顶峰,转身之间,却不抵时光的消磨,岁月的捉弄,早已有什么,回不去了。

“哦,我知道了。”叶修长睫微颤,如将霜雪扑簌下落不留痕迹,又如蝴蝶欲振翅而飞。而面上,他仍是无谓的平静,一如在战场上,那不动声色又滴水不漏的强大。谈笑间,一杆却邪搅动风云,直捣黄龙。耀眼夺目,仿佛整个人都在发光的模样。

吴雪峰从未如此痛恨过,那曾经让他移不开眼的云淡风轻。而今这公事公办的平静语气,竟仿佛陌路。让他的心脏,一抽一抽的疼,胸膛里的空气随着面前之人平静无波的模样点点榨干,闷痛到窒息。

他猛地起身,拿了一包烟,离开下楼。逃一般的,似丢盔弃甲仓皇溃散的败军,又像是生怕控制不住自己,伤害了所珍惜之物的猛兽,那样笨拙又气急败坏的温柔。

叶秋紧绷的背脊伴着门重重阖上的声响,放松下来。过长的发梢遮掩了视线,他抬起头,眸中一片空茫。

叶秋忽然觉得眼睛酸胀,不知从何而来的莫名的委屈与憋闷堵在胸口,难受得紧。他抬手揉了揉眼睛,眼角便沁出几点生理性的泪珠来。

门忽然又开了。
却并不是吴雪峰去而复返。

某个出去买饮料的嘉世队员进门挠了挠头,说:“咦,老吴那家伙怎么在下面抽烟?说好的以身作则呢真是也不怕带坏了小队长真是的啧啧。”他转头,正看见叶修自己揉得微红的眼角,与眸里浅浅的亮晶晶的水光:“小队长?你咋还气哭了?他收的是你的烟?”

“哇,副队这么过分?假公济私嘛这是。”

“对啊对啊哈哈哈,这欺负人啊,小队长不委屈别哭别哭!”

几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队员凑过来,闹闹哄哄地玩笑安慰。

对哦,吴雪峰哪里来的烟?

叶秋懵了懵,看了一眼自己早前藏在电脑主机底下的烟,早已空空如也不复存在,居然又生出点忿忿来。还真是他好不容易藏起来的烟,又被找到了还被拿去抽了!

冷漠jpg.

角落里的陆仁三傻却有了不同的见解。

陆仁甲不知从哪戴上了个帽子:“我觉得吧,副队抽的,肯定不是普通的烟,多半是事后烟。”

陆仁乙叼着个烟斗:“附议,看小队长那红通通的眼角,眼里我见犹怜的水光,一脸被蹂躏,啊不“欺负”过的样子啊。”

陆仁丙摸了摸自己不存在的胡子:“我怎么觉着,副队多半是玩脱了,被小队长狠狠拒绝了的样子?”

耳朵太灵的叶秋:“......”

天凉了,让三条不务正业整天cos福尔某斯永远的小学生某南与某利小五郎的咸鱼们离开嘉世吧。

冷酷的嘉世小队长如是想。

叶秋心不在焉地神游了会,终于按捺不住,翻箱倒柜了找出了先前吴雪峰给自己买的一个手机,当时那个人给他的时候,笑着说着什么如果哪天叶秋不小心走丢了可以第一时间联系到他。跟对一没断奶的小孩一样。

叶秋念及此,不由勾出一个小小的笑,又忽尔抿了抿,唇角往下压。他目光微黯。

可是现在,不是我走丢了,而是你要走了。

叶修点开手机,意外地发现居然有电,他眸光微闪,打开通讯录,纤长的指落在“吴雪峰”三个字上,迟迟没有按下去。

评论(12)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