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奂

all叶纯食党。日常摸鱼。废。

关于嘉世副队和一个叶吹的兼容性

渣渣渣。
爆肝,还是短。
草稿很正经的本来...
画风清奇严重ooc我有病
还是改了一个相对没那么绝望的结局,求夸。

一.

     
     吴雪峰是一个叶吹,半隐藏的那种。

     什么叫半隐藏呢?
     就是他自己以为隐藏得特别好,滴水不漏,冷静自持,可以拿奥斯卡小金人了。

      殊不知喜欢一个人到将满则溢,是藏不住的,眼里心里,满满都是那个人。

     便如实际上,他每天心头口头念着叶秋,说话三句不离“我们队长...”。没瞎的都看得出来。嘉世副队真是把他们家小队长捧在手心怕摔了,含在口里怕化了,跟对亲儿子似的。

     幸而因为嘉世全队都这个尿性,恨不得把叶秋宠上天,使得吴雪峰尚且还不算太突兀。
     只是较突出。
    有时连他们队员都看不下去,其程度可见一斑。

     叫起床叠被子备早餐一条龙服务,帮洗衣服,热了扇风,冷了加衣。就差喂饭了。
    
     哦对,小队长打游戏顾不上吃饭,他们副队还真小心翼翼地哄着,喂过饭。

     曾有嘉世队员半开玩笑地抱怨,副队你别太宠着小队长,跟照顾个三级残废似的,以后离了你怎么活。

      虽然这话的确不假,叶秋除了荣耀,基本算半个生活残废。
      
      可吴雪峰当时就不高兴了。在他眼里,叶修什么都好。即使队员甲最后半句话让他心里升腾起一丝小雀跃。
      作为一个叶吹,有原则的副队还是微笑着怒怼队员:“今天加训三小时。”
      十分冷酷无情,不讲道理。
       
       队员甲委屈,鬼哭狼嚎地说,副队你没救了,真的。

       吴雪峰咳嗽,觉得还是得给个解释,谦逊道,我只是尽了一个副队的责任。
       居然还有点小骄傲?

       队员甲翻白眼,哪家战队带这么宠队长的?
       吴雪峰沉吟三秒,以退为进:“换作霸图队长和蓝雨队长,你宠?”

       韩文清。魏琛。

       伤敌一千自损八百,两人进入可怕的脑洞后,深吸一口气,齐齐陷入沉默。
   
       队员甲抖落一地鸡皮疙瘩,压抑住一口老血,服输:“行行行,副队你赢了。”

       队员乙路过,端着一杯牛奶,说,哇,你们在进行什么奇怪的脑洞。唉的确也别太宠着队长了,越来越歪,无形嘲讽拉一堆仇恨,以后都不能让他一个人走夜路。还有啊,最近抽烟越来越勤了balabala...
      
       队员甲呈死鱼眼状,斜睨他一眼,全当乙在放屁,一针见血:“你不最讨厌喝牛奶了吗?撞了什么邪?”

      人高马大的队友乙手一抖,心虚又理直气壮:“队长还在长身体,喝奶奶长高高...”
      呕。 
      宛如一个智障。

     队员甲叹气,生无可恋地瘫软在座椅上:“完了,整个嘉世都完了。”

     吴雪峰在一旁笑,轻声道:“所以啊,因为他是叶秋啊。
     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叶秋。
     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小队长。

     不过...看着那边叼着烟吞云吐雾的叶秋。吴雪峰摸了摸下巴。
     就算作为一个叶吹,面对以后叶修抽烟抽出的一口黄牙,他也无法当作镶的黄金牙来赞美。
     太俗。

     而且对身体实在无甚益处。

     吴雪峰颔首,下了决定,方与队员甲一说。
     咸鱼似瘫软在座椅上的队员甲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
     吴雪峰微惊:“干嘛?”
    
     队员甲自暴自弃:“我去给小队长买棒棒糖戒烟。”
      

二.

      当然,身处在嘉世那时的环境下,吴雪峰作为一个假.理科生,真文艺青年,他也是尽了力的,每一天都在努力抑制了自己给叶秋吟咏诗歌的冲动。
      否则,他现在已经可以出一本《叶秋集》了。
     真是感人肺腑。

     毕竟那是他的小队长啊。

     赖床起不来,有着起床气,揉着惺忪睡眼,顶着乱蓬蓬卷毛。还故作老成,向他鼓着腮帮子说:“雪峰,你怎么这么不懂事?”闹脾气和撒娇一样。

      可爱得想让人揉进怀里。

      在阳光下惫懒地笑的小队长。猫儿般半眯的眼里,有破碎的光影浮动,顺着长长的羽睫,泻出潋滟流光。

       又像是半壶酒微倾,醉了人心。

       盛夏里,吃着雪糕,伸着小粉舌舔舐,正吃的开心,他也正看得开心。感受到他直勾勾的目光,几番纠结不舍,还是固执地分他一半雪糕的小队长。

       天真而诱惑,以及柔软的内心。

       使他硬生生压下生出的别样心思,满是窝心。

        真的好喜欢,好喜欢这个人。

       恋爱脑的吴副队曾实在忍不住,诗兴大发。尬诗一首。

具体内容如下:
     
       “啊,你是我的阳光。
       温柔的,灿烂的。
       啊,你是那人间四月天。
       芳菲的,浪漫的。
       我愿意为你,
       我愿意为你,
       万劫不复,
       至死方休。”
        
到最后,还忍不住拽起了英文。
“you  are  my  sunshine”

那一天,嘉世众队员们,除了毫不知情的叶秋,都以为副队中邪了,心惊胆战了数日。

幸好吴雪峰自己也不甚满意,将其揉碎一团毁尸灭迹。他认为自己文学的底蕴太不足,没有什么辞藻可以描绘出叶秋的好。同时后悔自己上学时为什么没有力排众议去学文,白白在理科班蹉跎了岁月,泯灭了才华。

这大概就是为什么吴雪峰的父母罔顾孩子的意愿,一定要让他学理的缘由。

这对深明大义的父母,成功将诗坛的一颗毒瘤剔下。避免了诗坛的一股泥石流的产生。

三.

      第三赛季比赛后台。

      好不容易应付完记者的吴雪峰,找到他家溜号的小队长时,发现叶秋被韩文清的阴影笼罩着。
     
      霸图队长脸色漆黑,更显凶神恶煞。散发着黑帮大佬生人勿近的气场,吓得人腿软。
      相较之下,未长成的少年如同一朵小白花,在寒风中瑟瑟发抖。
       叶秋,小白花。这大概是个病句。吴雪峰想。
       叶秋如同一颗坚韧的小草,在寒风中东倒西歪,却不屈不挠,顽强生长着。面对黑暗恶势力,毫不屈服!

       下一秒,韩文清伸出罪恶的大掌,不轻不重的一拍,叶秋就被打了个趔趄,险些五体投地。
       跟闹着玩儿似的。

       啊,叶小草,卒。

       吴雪峰心底咏唱的赞歌划上了悲伤的句号。
       

四.

       这时候,就是他挺身而出的时候了。
      
       首先,得抄点家伙。

       吴雪峰从兜里掏出三个物件。

       左手,是两个钱包,一个他的,一个叶修的。 

       右手,是某水果手机。

       一点都不趁手,他应该带个诺基亚来的。

       思考了一瞬。

       吴雪峰点开手机。

       要不然,还是报警吧。

五.

      若放在以往,护犊子的嘉世副队定是一个健步上前,拉过自家惹是生非的小队长,彬彬有礼地笑着同人道歉:“不好意思,我家队长给你添麻烦了。”而后驾熟就轻地把叶秋拎回去。

      叶秋一开始被拎起来时,自觉有失队长威仪,还意思意思扑腾挣扎两下。一回生两回熟,发现无济于事后也就懒得挣扎费力气了,任拉任拎,省事得紧。后来他被拎起来时,还会笑眯眯给招惹的人挥手道别,十分有礼貌。     

       至于,对方是被气得牙痒痒,还是莫名红了脸,就是后话了。
      
       而吴雪峰发现自家小队长不仅惹事生非,还招蜂引蝶,于是看得愈发紧。

       但这一次,吴雪峰没有挺身而出。

       也没有选择深藏功与名,呼叫妖妖灵。

       当然,不是怂。
       绝对不是。
     
      只是他明白,叶秋此刻,最不想看到的人,就是他。
      

六.

       那是他的小队长。

       他见过他的所有模样,开心的,慵懒的,悲伤的,坚强的,失落的。

       在阳光下惫懒地笑的小队长;吃雪糕还不忘分他一半的小队长;喜欢赖床有起床气的小队长;在赛场上,以一人之力,力揽狂澜,一夫当关,万夫莫敌,一柄却邪搅动风云,立于荣耀之巅的叶秋。
      
       他从来是个冷静而缜密的人,也很有自控力,对自己的未来也早已做好了规划。

      却在网游里同这人萍水相逢,然后逐渐被吸引。因为这个人,点燃了浑身血液,恣意燃烧了一回青春。

       不悔,也无憾。

       终于追随这人一起,共同创建了一个皇朝,见证了荣耀的辉煌。

       在最辉煌时离开,倒也不错。

       不是实在打不动了,也不是累极了。只是已经足够了。
       这是他最冲动的三年,也是最快乐的三年。

       也曾想过,就这样默默守在这个人身边,看着他一点点成长,一直走下去,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但是没有谁能陪谁,走到最后。

       所以,小队长啊,快快长大。接下来的路,必定崎岖艰险,但你一定会走下去,披荆斩棘,一腔孤勇,义无反顾。

七.

       那头,叶秋和韩文清嬉笑怒骂的声音仿若从很遥远的地方传来。

       吴雪峰离开的脚步一滞,脑海中忽然掠过许久前嘉世已经离开的一个队员的玩笑话。

       “副队你别太宠着小队长,跟照顾个三级残废似的,以后离了你怎么活。”

        他开始明白自己那时心底隐秘的窃喜和卑劣心思。
        把这个人宠上天,宠到生活不能自理,离不开自己。
        他可真是个混蛋。

        吴雪峰对上韩文清的眼,弯唇一笑,却是剑拔弩张,相看两生厌。
        霸图队长看叶秋的眼神,他再熟悉不过。深陷其中而不自知的。
       与他如出一辙。

       他恍然意识到,总有人,会代替他继续宠着叶秋。
     
        他转过身。

        只是,果然终究还是不甘心呢。

八.

      
       吴雪峰忽然不想当一个叶吹了。
   
       想要把叶秋藏起来。严严实实。
       这个人所有的好,只有他自己看着,只有他自己知道就好。

      
        不过也只能想想而已。怎么藏得住呢?

        这个人可是会发光的啊。

        他的小队长,年轻恣意,意气风发。

        即使用手掌包裹住,也会从指缝间,流泻出点点鎏金灿光。
      

        就算岁月磨平他的棱角,时光敛起他的锋芒。

        他也只会淬炼地越发温柔而强大。

        如同一块历经打磨的温润美玉,其上流转着璀璨光华,让人不自觉被吸引,爱不释手;便似一坛酿造已久尘封多年的美酒,口感香醇馥郁,只待人启封,然后一醉方休。

        可是已经到此为止。

       
        以后,叶秋生命里的春夏秋冬,风霜雨雪,都不再有他。
       
       

九.

        气冲云水不知会辗转何方,吴雪峰,已经身在他乡。

        许多年后,吴雪峰看着他的小队长,一步步经历蜕变,遭受排挤,离开嘉世,孑然一身,宣布退役。

        以前的嘉世,哪怕条件艰苦,却也竭尽全力,从不肯给小队长受半点委屈。

        如今,那些未受的委屈,竟以百倍,加之其身。

        那是他们捧在手心的小队长啊。

         吴雪峰一夜未寐,甚至已经订好了回国的机票,最终只是自嘲一笑,退了机票。

         其实这个人,从来坚韧而强大。不需要任何人,自以为是的保护。

         也正因如此,才那么让人心疼。
        
        
         待回过神来,讯息竟已然发了出去。

“小队长,什么时候有空,过来玩玩吗。”

          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吴雪峰懊恼,幸好这人时常不在线,他头疼地考虑要不要撤回。
         
           手机忽的震动一声,惊得他差点把它丢出去。
           吴雪峰紧紧抓住手机,被回复的两个字牢牢抓住心魂,满身的血液骤然沸腾,灵魂都要飞了出去。
            

          ——   “好啊。”

十.

       
         林荫街道上,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尽数倾洒,余下一地破碎光影,犹如时光倒转。
        依旧如猫儿般慵懒的人,伸了伸懒腰,悠悠打了个哈欠,半阖的墨色眼眸沁出点晶莹泪珠来。

         少年轮廓的青涩已然褪去,婴儿肥不再,削尖的下颌。显得愈发清瘦单薄。

         他贪婪地看着这个人,只觉如身在梦中,想要把这个人刻在眼底心底,时时不忘。
         
         “雪峰,告诉你一个秘密。”面前的人狡黠一笑,像只小狐狸。
         “其实,我不是叶秋,我叫叶修。”

         吴雪峰失笑,揉了揉他的头发。一如既往的细软柔顺。

         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他俯下身,虔诚而珍重地在叶修额头上落下一个轻如鹅毛的吻。
   
         “不论如何,不管你是叶秋还是叶修。你都是我,最喜欢的小队长。”

          永远的,小队长。

         嘛,至多,把那本《叶秋集》改成《叶修集》就好了。
       
        

评论(22)

热度(635)